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4
    “hiong。”坐回保姆车上的权志龙拿着手机,看着他和柳的联系一直停留在上周,心里涌起浓浓的不安。

     正在听音乐的TOP摘掉耳机,一副迷茫:“?”

     “我和柳已经一周没有联系了。”他揉了揉自己紧绷的脸,好让他感觉轻松一些。他现在似乎有那么一丝丝的不确定。不确定他们俩个人之间的感情还能维持多久。

     柳在欧美的人气是越来越大,随之而来的就是各种忙碌的行程。他忙完这个专辑也还有韩国日本的演唱会要做。就像各自要做事业的异地恋情侣一般,异地恋的情侣能有几个最后不是因为联系越来越少而互相不信任导致分手的?

     他们俩个现在的状态就慢慢的进入到,异地→忙碌的工作→联系越来越少→感情冷淡→导致分……

     不行不能这样!陷入自己思维模式中想到最后惊出一声冷汗的权志龙,拿着手机也不管周围有没有人,手不听使唤的按下了柳电话的拨通键。

     “喂?”此时的柳已经在胜利的掩护下成功的潜入进了他们宿舍里,看着心有灵犀打过电话来的权志龙,她开心的眯起了眼睛,装模作样的弄出疲惫的样子,让他以为自己还在赶通告。

     “……”听到柳的声音又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权志龙,举着电话低着头嘴角勉强的勾起来,“最近还是很累吗?”

     “嗯,还好吧……圣诞节之前我可能回不去了。”因为旁边胜利和大成在那里挤眉弄眼,分散了柳的不少心思,她没有听出权志龙不太对劲的语气,“你那边已经是晚上了吧,通告忙完了么?”

     “嗯。专辑在平安夜公布,现在基本上都忙完了,正要回宿舍休息。”他没有笑容的回答,让在一旁注意他的TOP皱起了眉头。

     “那好好休息哦,晚一点我再给你打电话……”得知权志龙马上就要回来,柳赶忙起身一只手捅着正在尝柳拎过来美食的胜利。听着对方淡淡的“嗯”了一声,就把电话挂断了。柳愣了一下,心里有种不对劲的感觉。

     “你和柳怎么了?”TOP看着木然把电话攥在手里的权志龙,想着刚才一系列的反应,他似乎猜测到了一些。

     “我不知道我和柳的关系还能维持多久。”静静的陈述着他最担心的问题,权志龙回想起他们之前的一幕幕,心里泛起了不知名的感受。

     即便是再相爱的人长时间不见面,感情也会因为时间消磨干净。权志龙的感情丰富细腻并且敏感,他没有得到过柳的任何承诺,而他自己也没有给过柳什么承诺。所以敏感的他想得太多,想到最后就变得慌张起来。

     他喜欢柳,对柳的感情也和从前那些女孩不一样,可是这份喜欢保持到现在他开始忧虑起以后,就仅仅这半年的时间,他们就分开过将近三个月,那么以后呢?

     “你不要想得太多。”安慰着最近因为劳累性格变得更加敏感的权志龙,TOP很适时的担当起了大哥的身份,“柳的年纪也还小,她现在能走到这个程度承受的压力一点都不比我们少,你要体谅她一下。”

     “……”微微点头的权志龙深吸了一口气,想着要不要在平安夜飞去美国陪阿柳。

     这边并不知道权志龙复杂情绪的柳还在和太阳、胜利、大成坐在一起笑着聊天。

     带过来的茱莉现在不知道跑到了哪去。家虎和她不愧是俩个小冤家,即便茱莉瘦脱了形,家虎也还是一眼就认出来她,并且以及其恶劣的态度冲茱莉汪汪乱叫,俩只狗就又像原来那样扭打成了一团继续以前相爱相杀的日子。

     权志龙一进门就闻到了客厅散发出的一股饭菜的香味,还没来得及往里看,听到动静的家虎和另外一只狗就飞奔过来,在他的腿边蹭来蹭去。

     随后进来的TOP,看到另一只狗长相吓了一跳:“omo,这不会是茱莉吧。”

     被热情的家虎挡住视线的权志龙身体一僵,目光随即往里面看去,看到在餐桌前冲他挥手笑容灿烂的柳,他蠕动了一下嘴唇,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哥,你该不会是太高兴……”胜利第一次看到这种反应的权志龙,还想着揶揄几句,却看到权志龙面无表情的走过来,打断了他的话。

     “你就是这么耍我玩的吗?”惊喜过后随即而来的就强烈的背叛感,权志龙都不知道他现在哪里来的火气,无缘无故的整个人就像黑化了般紧盯着好久未见的柳。

     没有预料到权志龙会是这种反应,柳的表情也凝固了。

     “故意说在美国,是为了试探我会不会背着你去偷腥吗。”他被最近心里一直困扰的俩个人以后的问题弄得心神不宁,现在看到明明说自己在美国的柳,他的脑子爆炸般的一片混沌,甚至扭曲了他心里原本的想法,说出来的话不仅让旁边的几只瞪大了眼睛,也让原本只是想给他一个惊喜的柳变了脸色。

     “你的意思就是你有想过偷腥的问题是吗?”按照他的想法说下去,因为生病变得虚弱的身子此刻更是气的发软,可她还是强撑着站起来,嘴边泛起冷笑。

     原本温馨的聚会瞬间变的硝烟弥漫,被这一情况搞得不知所措的胜利他们呆呆的坐在那里,不知道该不该插嘴解释。

     “你不要歪曲我的意思。”权志龙皱起眉头来。

     “权志龙,这到底是谁先故意找事的。”不知道权志龙为什么会故意找茬的柳沉默了一下,不想在其他人面前争吵,拎起包把在她脚边呆着的茱莉抱起来,一句话都没有说,就离开了。

     身子僵硬的权志龙听到关门的声音,没有看其他人的反应,也沉默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的一刹那,他捂住自己的脸靠着墙蹲了下来。

     他们果然还是吵架了。

     互相对看的其他几个人呆在客厅,看着餐桌上还冒着热气的饭菜,全都没了胃口。

     “志龙这是怎么了。”没有平时微笑的太阳看向同权志龙整天都呆在一起的胜贤。

     “他……”崔胜贤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对我说,他害怕他和柳没有未来。”

     ……

     脚步发软回去的柳,不知道权志龙真实的想法,整个人都像是蒙上了一层雾气,沉默的神情让人猜不透想法。

     千想万想没有预料到会是这种不欢而散的场面,她现在的心情很复杂。就连身边一向很喜欢黏她的茱莉,也嗅到了一丝异样,安安静静的趴在副驾驶上,不敢去打扰妈妈。

     回到家盯了手机一夜的柳始终没有等到权志龙道歉的电话和短信,因为心态和身体问题,第二天她的病情又反复起来,整个人躺在床上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弹。

     而本来想过来碰碰运气的朴振山,来到柳家,看到披着衣服一副病容的柳给他开门,吓了一跳。

     “你生病怎么还穿这么少。”赶忙把她扶进去,朴振山把兰兰的嘱咐抛在耳后先关心起这个女儿来,“你先回去躺着,家里有药和热水么,要不要去医院。医药箱在哪里?”

     被朴振山拖回了床上,盖上厚厚的被子。面色潮红的柳,掩住眼中复杂的情绪,听着他一连串的询问,摇头:“在韩国呆的时间太短,药什么的都没准备。”

     “唉,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注意自己身子。你等一下,我去附近的药店看看。”说着他拿起刚脱下的外套,就往外走去,“门我虚掩着,一会就回来。”

     他说话着急的语气神态不似作假,没有心情琢磨他为什么会这么担心自己的柳闭上眼睛,算是同意了。

     刚才听到门响,她本来以为会是权志龙……

     权志龙,权志龙,权志龙……脑袋胀的难受的蜷在一起,柳仔细的回想着最近他们的相处模式,心底第一次泛起了疑惑,难道是因为他厌倦了所以才故意这么说的么......

     也不怪柳这么想,毕竟她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对于男生的心思反应真的是纯新手。看惯她身边的朋友分分合合恋爱现状的柳,心里募得沉了下来。

     同样失眠一夜的权志龙也对自己无缘无故的发火感到愧疚,可他就像钻牛角尖一样一想到他们没有未来的未来,他整个心都绞在一起。是他太小孩子脾气了吧,没有顾及阿柳的心情,就这么无缘无故的吵架。

     举起的手机一次次的放下,权志龙颓然的抱住头,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阿柳。

     俩个人僵持的这段时间,朴振山一直在柳的身边照顾她,就像一个父亲一样给她买饭送药,俩个人的关系比刚见面的时候不知缓和了多少。至少,柳的心里还是挺感动的,语气态度也亲近了很多。

     只是每每听到朴振山有意无意的谈及他的那个练习生的女儿时,柳的眼睛中总会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思虑。

     作者有话要说:艾玛,压抑的情绪终于爆发了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