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5
    我叫权家虎,是韩国明星狗界里最出名的一只……之一。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有我的亲亲老婆茱莉,爱我aba权志龙,和我爱的丈母娘克莱夫柳。

     为啥是我爱的呢,因为通常丈母娘都不好惹啊╮(╯▽╰)╭

     当我第一次被aba抱进一个陌生女人家的时候,我的那双被褶子压得都不想抬起来的眼睛好奇的看了一眼开门的女人。

     笑得可真好看,那时候这是我瞬间冒出来的想法。睁开囧囧有神的眼睛,我被aba转交到了那个笑得好看的女人怀里。听着aba说:“这就是我的儿子权家虎。”的时候,我毫无赶脚的摇摇尾巴,却十分亲近的前爪直接搭在那个女人肩上,凑在她的脸上一阵乱亲。

     美女的豆腐向来就是这么吃的。

     她的身上有淡淡的馨香脸上没有抹人类的那些乱七八糟熏得呛人的叫做化妆品的东西。我亲了半天也不想松口,咂咂嘴吧,嗯又滑又嫩,听着那个女人咯咯的笑声。我知道她也一定很喜欢我。

     开什么玩笑,也不想想我可是狗界里的top star呢。

     可是我在她怀里还没呆上多一会,就被笑的难看的aba拎着皮丢到地上了。艾玛,想起当时的笑容真的好口怕。我发誓,aba这个异常注重外貌管理的人这个笑容实在是太损形象了。

     我就这么孤零零的被扔到了地上,aba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指了指我的脑袋小声的嘟囔着:“你丈母娘的豆腐都敢吃,我看你是活腻了。”

     Omo丈母娘?当时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整个狗都凌乱了,狗腿发软的趴在地板上,听人类说丈母娘这个生物一向是不能直视的存在,现在的我只是祈祷我的老婆能和丈母娘一样漂亮就好。

     没过多久我就看到我的丈母娘抱来一只软软蠕蠕团成一团的小家伙,aba站在丈母娘旁边,伸手抱着那个小家伙还满脸笑容的亲了亲,瞬间我就不乐意了,那是我的aba那是我的丈母娘,只有亲我的份!!!

     恶狠狠的看着那个小家伙放在地上却还是不动弹,我想这家伙居然比我都懒。甩了甩尾巴,我傲娇的撇过头去不去看她,我可不是恋童癖啊喂。

     可是丈母娘和aba却不甘心,aba用了平时在家里喊我的声音,还特别亲切的招了招手,丈母娘看着aba的动作也模仿着喊我的名字,我想了想,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了。

     走到那团成一团的小家伙面前,我闻了闻还带着奶香味的她的气味,毫不犹豫的投向了aba的怀抱,那个小家伙听到我过来居然连正眼都不带给我的,玛德太伤自尊了。

     钻进aba怀里的我也闭着眼睛装睡觉不去看她,我想我们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后来每逢我被aba带到丈母娘家,让被扔到地上的我跟那个小屁狗玩的时候,我总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欺负那个小家伙,不过渐渐的那个小家伙变得像个狗样的时候,她终于爆发了,冲着我就一顿乱咬,她的牙齿并不尖锐咬在身上并不疼,可炸毛的样子却让我愣住了。

     我当时还在想,她的这个样子是不是随她oma。

     后来我们俩个还是见面就掐的时候,我发现,aba和丈母娘的关系变化了……

     看到他们俩个变得亲昵的靠在一起的时候,我有一种瞬间被背叛的赶脚。

     你有温柔老婆了,随便扔给我一个毛还没长全的炸毛小丫头,aba你也太狠了〒▽〒不带这样玩的啊

     被aba背叛的我阴森森的看着他们俩个亲密的样子,咬着一口小狗牙发誓aba你就等着吧。从此之后,我就联合起也被oma抛弃的小家伙组成了暂时的同盟军,每到他们俩个快要进行下一步动作的时候,我们就放下成见装作争吵的样子在他们面前扭成一团。这个时候善良的丈母娘总会抛弃aba,来把我们分开。

     看着aba坐在沙发上咬牙切齿的样子,我得意的摇了摇尾巴,被背叛的感觉瞬间恢复了。

     ……

     我叫茱莉,我有一个爱我oma和长得很帅的公公。不过我更喜欢喊他粑粑。

     我一直以oma为榜样,我觉得女人就应该向她那样自由自在不受拘束,我喜欢oma带着我天南海北的去玩,她的爱好很广泛既喜欢有山有水的风景区也喜欢热闹嘈杂的闹市,那个时候我总是会被她打扮的漂漂亮亮,接受其他狗狗们的注目礼。

     哦,忘记说了,我还有一个老公,是和我同一品种的沙皮狗,当初我们有一个很不愉快的见面,后来我就想学习oma蛋定的脾气,无视那货。可是谁知道他越来越过分居然和我同碗共食!那会什么贵族淑女什么温柔淡定全被我抛在脑后,上去就咬住他的肉。

     那时候看他愣住的神情我就知道了,在他面前淑女什么的根本不管用,刁蛮耍小脾气才是王道!

     后来或许是粑粑麻麻的把我们俩个放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在我们相杀的同时也不出意外的相爱了。我们经常咬着咬着就联合起来一起欺负粑粑,被麻麻推开的粑粑每次盯着我们俩个恨不得把我们炖成狗汤的时候,我总是学习oma无辜的表情,委屈的在麻麻脚下蹭来蹭去。这样一来,粑粑的仇恨值就全部转移到了老公家虎的身上了。

     我绝对不承认这些全是我在oma身边耳濡目染的结果。

     后来不知道出现了什么事情,oma曾经连续一周把自己锁在家里谁都不见,那是我见过oma最脆弱的时候,我不知道她哭没哭,但是我知道她现在一定很需要粑粑在身边。

     粑粑比我想象中的要晚的出现,还未换下演出服的他拿着早就配好的钥匙简直是夺门而入。拼命瞧着oma卧室门的他,看起来特别有安全感。

     当然,这都是我脑补出来的,因为当时我被oma抱在怀里,并没有看到粑粑敲门的样子、

     Oma当时面无表情,那种憔悴的样子,每每想起我都感觉很心疼。

     把我放到地下,oma赤着脚下去给粑粑开门,打开门的那一刹那,我看到粑粑瞬间放心下来的眼神时,我知道他一定是急坏了。

     粑粑那时候很忙似乎有好多事情要做,他总是到了很晚很晚才回潜到麻麻的家里,搂着她睡上一小会,清晨不到又武装起来离开。

     麻麻也渐渐恢复了平时的样子,可是看着她日渐成熟的脸庞,我觉得她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

     再后来的某一天,我和家虎被粑粑麻麻领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家虎似乎很有经验的告诉我,这里是叫做演唱会。

     这个叫演唱会的后台简直不是狗呆的地方,乱哄哄的忙碌的人从我的身边来回穿过,oma也顾不上我的被一群人包围,化妆试音换衣服,然后就深吸了一口气走去了叫做前台的地方。

     我扒拉着耳朵眯在沙发上,家虎不知道跟着粑粑去哪了,只剩下孤独的我在那里睡觉。不知过了多久,我就被一双手抱了起来,这是麻麻的经纪人,我原来经常见他恨铁不成钢的跟在麻麻的屁股后面跑。嗯,这个人我认识就不挣扎了。

     乖乖的被他抱着穿上新衣服,我扭了扭屁股觉得这件衣服看起来怎么和妈妈的这么像……难道是亲子装?被那个经纪人拎着塞进了oma怀里的我,看着oma笑的前仰后合的样子,眨眨眼睛,这件衣服不好看吗?

     随后看到的场景,我才知道,原来不是我的问题,而是粑粑姐姐的问题……

     不,不对。这不是粑粑的姐姐。拼命的扎着狗眼,我的眼睛快瞪出来,omo权家虎的姐姐怎么也在这!!!

     被强制穿上女装的权家虎原本苦逼的脸就更苦逼了,他钻进粑粑的怀里死活都肯露面看我。

     这时候我才知道,粑粑的姐姐就是粑粑,那个穿着女装的家伙,就是我的老公……

     粑粑也很显然对这个装扮很无语,他在上台之前还忍不住抗议麻麻的欺骗政策。

     Oma似乎很喜欢扮成女装的妖孽粑粑,她难得在进舞台之前撒娇般的哄着粑粑,才让和麻麻打赌赌输了无奈女装同台的粑粑心里稍微得到了些慰藉。

     可是丝毫没有得到我任何安慰的家虎抓狂的对我咆哮,他这是招谁惹谁了。我偷笑,其实家虎穿上女装的样子也很可爱。

     舞台上的粑粑麻麻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我跟着家虎乱转的时候,粑粑麻麻已经将整个场子的气氛给掀翻了。

     成千上万的荧光灯变成星海,震耳欲聋的呐喊让我跟家虎的耳朵都有些承受不住。

     下面好多人都喊着粑粑麻麻的名字,甚至有的人因为太激动而晕过去,那一刻我才知道人类所说的明星的含义。

     粑粑的舞蹈很帅很妖孽,女装的他上半场的时候还在和柳比着装可爱,下半场他原本眼线勾勒的妩媚眼睛瞬间改变了,凌厉霸气的气场全开,扯掉裙子的他露出的HIPHOP的短袖短裤,下巴一挑的看向oma,那种不羁的眼神,让在一旁看着的我都有些受不了了。

     在我一旁的家虎甩甩尾巴,悄悄的对我说,今天是粑粑向麻麻求婚的日子。

     作者有话要说:防盗番外,筒子体谅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