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7番外
    “aba怎么还不回来?”蹲在草地上画圈圈,一个四五岁左右大的女孩带着小小的西部牛仔帽嘟着红润润的小粉唇无聊的看向周围,胖乎乎的小圆脸被帽子两边的绳子一系显得更加圆润可爱。

     还是一个人都没有!气鼓鼓的站起来,她哒哒哒跑到拴在栅栏旁的小马驹前,把刚才在地上拽的嫩芽一股脑的全部塞进小白白的嘴里,边喂边奶声奶气的嘟囔:“小白白你快点吃,一会aba过来,一点都不分给他!”

     被喊成小白白的小马驹温顺的低着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灭完少得可怜的小嫩草,甩了甩尾巴表示很喜欢。女孩见状像她母亲明亮葡萄黑般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咯咯的笑起来。听到后面跑动的动静,欣喜的转过身去。

     “aba。”女孩高兴的伸出短短的胳膊挥手,见他怀里抱着的东西,脸上的表情更兴奋了。

     权志龙抱着刚没生下几天的小绵羊,走到自家女儿的面前,面露宠溺口气却很无奈:“小龙女,你aba快被你给折腾死了。”

     好不容易空出时间带着阿柳柳和女儿到外公牧场度假,谁知道这孩子就像脱缰的小野马上蹿下跳的没个安静的时候,这次还让他去把小羊从羊妈妈的身边偷过来。

     这个熊孩子!想起阿柳柳教训她老爱说的话,权志龙觉得太贴切了。

     等等,她是熊孩子,自己和老婆不就成熊爸熊妈了吗?………还是算了。

     “aba,都说了我不叫小龙女。”像是被戳到什么痛处,小女孩瞪大了眼睛炸毛的拽着她爸的大腿,仰起脸一字一顿认真道:“我叫权嘉怡。”

     废话,自己当然知道女儿的大名。要不是他爸他妈死活不让他们孙女随便安个名,阿柳就直接在户口本上写上权圆圆这个十分符合她形象的名字了。低头捏了一把自家女儿圆乎乎的小脸,权志龙笑眯眯的把小绵羊摆在她面前,直接忽略的女儿一遍一遍纠正自己名字的举动,开口:“小龙女,小绵羊给找来了,你和它玩吧。”

     小龙女这个小名是权圆圆被家里老辈PASS掉后,他媳妇怨念的产物。小龙女,这名字特别简单——志(龙)的(女)儿,年纪又小,直接再前面安了个“小”字。看,一点弯都不带拐的。就像CliveLiu这个爸妈姓氏拼凑的一样——不靠谱。不过小名而已,所有人都跟着这么叫起来了。可叫了这几年,有了自己思维的权嘉怡还是不喜欢她的小名。

     听aba还是不喊她的大名,嘉怡撅起嘴来,不高兴的松开她爸的裤腿。也不和小羊玩,反而迈着小短腿往周围看来看去,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知道自家女儿古灵精怪像假小子一样的脾气,权志龙好奇的蹲□子,也往周围远眺。可是眺了半天,除了偶尔跳的老高的蚂蚱进入他的视线,什么都看不见。

     “在看什么呢?”双手还捉着小羊不放,权志龙纳闷道。

     “再等羊妈妈。”权嘉怡兴奋的扭过头,浓密的如同小扇子般的眼睫毛忽闪忽闪的,遮挡不住她亮晶晶的小圆眼,“oma说爷爷家养的有一只羊妈妈要是发现自己的孩子不见了,就会像得了疯牛病一样乱窜,顺着气味攻击小偷,就像牧羊犬一样。嗯,对了,aba,疯牛病是什么?”

     OTZ,被女儿的解释打垮的aba直接松开手,刚才小羊咩咩叫的大声,估计羊妈妈早就听见了。

     还没等他做出任何决定,权嘉怡看到远处飞奔过来颇有杀气的白影,想发现新大陆般兴奋的拉着aba的衣服大叫:“aba,aba。羊妈妈真的跑过来了。Oma没有骗我。”

     顺着女儿手指的方向定睛看去,那只母羊确实凶神恶煞的直冲过来,就差眼睛没红了。吓得这个做爸的小偷没蹲稳,直接坐到了地上。又像想起来什么的,手脚并用的爬起来,一把夹住还处于兴奋状态的闺女,就像火烧屁股般夺路而逃。他可不想一会和一头羊来搏斗啊。

     小龙女被她爸夹在臂下颠得七荤八素的,连她最喜欢的牛仔帽也颠到了一头,滑稽的挂在她耳朵上,这感觉比她去游乐园坐小火车还晕。好不容易她爸停住了脚步,气喘吁吁的把她搁在地上。这个被颠晕的小牛仔连她爸都看不清,脚步虚浮迈着小短腿晕晕乎乎的拐着弯往前走,结果自己把自己绊倒头朝下栽了过去。

     扶着膝盖大口喘气的权志龙,看到女儿像是喝醉酒一样走了几步倒在地上,没忍住不厚道的笑了。

     还好脚下都是软软的草坪,摔一跤根本没关系。不过……就说不让阿柳柳给孩子灌输什么冒险精神了,这下好了,成天不安分的试来试去,这次差点没把她爸搭进去。

     权志龙腹诽着他老婆,一把抱起还懵懵的小丫头:“太阳公公都要下山了,我们回家洗个澡把肚子填得饱饱的。”

     搂住aba的脖子,小姑娘带歪的帽子也没摆正,听到去吃饭,高兴的答应。转眼就把刚才那幕忘记了。孩子就是这样,兴致来得快去得也快,比女人还善变。

     走着走着感觉疯玩了一下午的嘉怡趴在他肩膀上睡着了,没有门牙的小嘴微张流出不少透明液体,权志龙无奈的笑出来。亲昵的搂紧他的宝贝,把碍事的牛仔帽拿掉。擦了擦玩的太热而湿塌塌的头发上旁的小细汗,动作轻缓熟练。

     在结婚之前权志龙从来没想过他居然会有一天变成这样一个被老婆孩子栓的死死的家伙。就算如今在舞台上他依旧是光芒耀眼,引领潮流的topstar。但回到家他就会变成一个听话的老公和温柔的父亲。当然←这些都是他自己认定的属性——

     咳咳,他的亲亲老婆也没放弃她自己的事业。他当然知道阿柳柳不可能放弃她热爱的音乐,这种感觉作为同行,他比谁都了解。所以生下小龙女后,阿柳依旧是歌迷心目中田园派的女神,风格不变却比从前少了分青涩多了丝成熟。而她的重心也慢慢的转向公益事业上去了,偶尔为了孩子客串几部好莱坞动画的配音,按照她的话来说,是为了以后孩子在看动画的时候她可以显摆一下,成为小龙女心中最棒的妈妈。

     至于赚的奶粉钱……好吧,如果不是阿柳半休息带孩子,他们可能会旗鼓相当。……反正他现在勉强保住了一家之主的地位←这也是权萌萌自以为的家庭地位。

     不过,他现在还要更努力的赚奶粉钱,因为……他抬起头来,看着家门口挺着大肚子的阿柳拿着锅铲喊他回家吃饭。权志龙扬起邪恶的笑容,因为他和阿柳妖精打架的时候一不小心又创作了一个小生命。

     站在门口的柳随意的挽起头发,这几年的婚姻生活似乎让她更加温婉动人,软媚成熟。看到阿龙龙抱着睡着的闺女玩回来了,嘴角一抽,和几年前一样秉性不变的捅了他一把,磨牙:“让你别惯这个熊孩子,她有六个靠山撑腰,你还宠着她,早晚得惯坏。”

     权志龙无语,教唆,呃不对,教育孩子使用放养政策的也不知道是谁。这脾气还不是大部分随她自己。

     里面的外婆听到动静探出头来,看到孙女家三口站着说话,她哼着走过来,把重外孙女抱到自己的怀里,开始数落柳。

     “得了吧,你小时候还不如嘉怡听话呢。”

     柳:……她外婆老爱揭她老底。

     晚饭过后,把闹腾半天的小龙女哄睡。阿柳慢吞吞的洗完澡躺在床上,快速冲完澡的权志龙拿浴巾裹着下半身就走出来了。

     看阿柳的头发还没干,拿起一块干燥的毛巾帮她擦起来。

     “都第二次当妈了,还不小心。要是着凉了怎么办。”此时的权志龙早没了在大众面前的酷帅霸气拽的偶像模样。柔顺的碎发松散的平贴在头上,细长的眼睛里盛满了关心。虽然已经成家立业但是和结婚之前样子丝毫没有变化。

     阿柳轻哼了一声,似乎很满意他的服侍。等头发半干后,权志龙盯着从毛巾里掉出的黑色碎发紧贴在她白净诱人的脖颈上,然后视线慢慢往下,看着睡裙遮挡不住的波涛,以及深深的乳&沟,他滑动了喉结,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阿柳最近因为怀孕,胸&部似乎又进行了第二次发育了,呃,不对,是第三次。想着之前怀小龙女的时候,阿柳那里貌似也挺吸引人的。

     想着想着,他的手就不老实的往下滑……然后……慢慢的……

     “哎呦。”被阿柳毫不留情的踹了一脚,权志龙捂着腰冲她哭诉:“有你这样的么,不知道男人最不能伤的就是腰!”

     柳:……

     翻了个白眼,柳不对他的言论进行丝毫的评价。但是心里确实暗暗叮嘱自己以后再不能踹腰了。

     见柳又没动静了。刚才还哭诉的权志龙又爬到她身边,避过她的肚子小心的趴在她的上面,手悄无声息翻开睡裙的抚摸着她细腻的大腿内侧,俯□子冲她咬耳朵:“听说女人怀孕三个月之后就可以……”

     被权志龙略带薄茧的手掌磨蹭的浑身泛起战栗。柳身子变软环住他的脖子,哼唧:“就知道你把小龙女骗去和外公外婆睡不安好心。”

     被老婆识破阴谋也不惊讶,权志龙反而得寸进尺的撩起她的裙子,手掌往上挪动握住那双柔软白嫩的充满淡淡奶香的奶&子,揉动着挤出不同的形状。

     此时的柳胸&部正处于敏感地带,被他这么一挑拨,身子软成了一滩水,一点劲都使不出来。即使压抑着嘴边还是时不时窜出细碎的呻&吟声。如同猫叫的呜咽,让权志龙的动作加快了不少,身&下涨得厉害不由自主的开始磨蹭她的大腿。虽然是很着急着想要进去,但他的动作依旧温柔小心,生怕惊动了肚子里的小宝宝。

     脑袋趴在胸前吮&吸了半天,手指探到下面幽谷的时候,里面已经泛滥成灾很顺利的钻了进去。柳没有任何不适的放松让他继续。权志龙看了眼吞着口水的筒子们,拉上灯,继续接下来的事情。黑暗的环境里,只听到阿柳一声忍不住的呻&吟和权志龙粗重的喘息声以及在寂静的深夜怎么也掩饰不住的啪啪撞击声。

     作者有话要说:

     小包子+肉渣番外,大家和我一起祈祷不要被锁被举报,要不然重写改好麻烦QAQ

     下面是家虎和茱莉的福利番外,没看过的筒子可以看看。

     下章预告《runningman番外》宋智孝&gary、tigerJK夫妇、龙柳夫妇三对情侣的对决~!

     俩只狗明星的自白:

     我叫权家虎,是韩国明星狗界里最出名的一只……之一。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有我的亲亲老婆茱莉,爱我aba权志龙,和我爱的丈母娘克莱夫柳。

     为啥是我爱的呢,因为通常丈母娘都不好惹啊╮(╯▽╰)╭

     当我第一次被aba抱进一个陌生女人家的时候,我的那双被褶子压得都不想抬起来的眼睛好奇的看了一眼开门的女人。

     笑得可真好看,那时候这是我瞬间冒出来的想法。睁开囧囧有神的眼睛,我被aba转交到了那个笑得好看的女人怀里。听着aba说:“这就是我的儿子权家虎。”的时候,我毫无赶脚的摇摇尾巴,却十分亲近的前爪直接搭在那个女人肩上,凑在她的脸上一阵乱亲。

     美女的豆腐向来就是这么吃的。

     她的身上有淡淡的馨香脸上没有抹人类的那些乱七八糟熏得呛人的叫做化妆品的东西。我亲了半天也不想松口,咂咂嘴吧,嗯又滑又嫩,听着那个女人咯咯的笑声。我知道她也一定很喜欢我。

     开什么玩笑,也不想想我可是狗界里的topstar呢。

     可是我在她怀里还没呆上多一会,就被笑的难看的aba拎着皮丢到地上了。艾玛,想起当时的笑容真的好口怕。我发誓,aba这个异常注重外貌管理的人这个笑容实在是太损形象了。

     我就这么孤零零的被扔到了地上,aba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指了指我的脑袋小声的嘟囔着:“你丈母娘的豆腐都敢吃,我看你是活腻了。”

     Omo丈母娘?当时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整个狗都凌乱了,狗腿发软的趴在地板上,听人类说丈母娘这个生物一向是不能直视的存在,现在的我只是祈祷我的老婆能和丈母娘一样漂亮就好。

     没过多久我就看到我的丈母娘抱来一只软软蠕蠕团成一团的小家伙,aba站在丈母娘旁边,伸手抱着那个小家伙还满脸笑容的亲了亲,瞬间我就不乐意了,那是我的aba那是我的丈母娘,只有亲我的份!!!

     恶狠狠的看着那个小家伙放在地上却还是不动弹,我想这家伙居然比我都懒。甩了甩尾巴,我傲娇的撇过头去不去看她,我可不是恋童癖啊喂。

     可是丈母娘和aba却不甘心,aba用了平时在家里喊我的声音,还特别亲切的招了招手,丈母娘看着aba的动作也模仿着喊我的名字,我想了想,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了。

     走到那团成一团的小家伙面前,我闻了闻还带着奶香味的她的气味,毫不犹豫的投向了aba的怀抱,那个小家伙听到我过来居然连正眼都不带给我的,玛德太伤自尊了。

     钻进aba怀里的我也闭着眼睛装睡觉不去看她,我想我们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后来每逢我被aba带到丈母娘家,让被扔到地上的我跟那个小屁狗玩的时候,我总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欺负那个小家伙,不过渐渐的那个小家伙变得像个狗样的时候,她终于爆发了,冲着我就一顿乱咬,她的牙齿并不尖锐咬在身上并不疼,可炸毛的样子却让我愣住了。

     我当时还在想,她的这个样子是不是随她oma。

     后来我们俩个还是见面就掐的时候,我发现,aba和丈母娘的关系变化了……

     看到他们俩个变得亲昵的靠在一起的时候,我有一种瞬间被背叛的赶脚。

     你有温柔老婆了,随便扔给我一个毛还没长全的炸毛小丫头,aba你也太狠了〒▽〒不带这样玩的啊

     被aba背叛的我阴森森的看着他们俩个亲密的样子,咬着一口小狗牙发誓aba你就等着吧。从此之后,我就联合起也被oma抛弃的小家伙组成了暂时的同盟军,每到他们俩个快要进行下一步动作的时候,我们就放下成见装作争吵的样子在他们面前扭成一团。这个时候善良的丈母娘总会抛弃aba,来把我们分开。

     看着aba坐在沙发上咬牙切齿的样子,我得意的摇了摇尾巴,被背叛的感觉瞬间恢复了。

     ……

     我叫茱莉,我有一个爱我oma和长得很帅的公公。不过我更喜欢喊他粑粑。

     我一直以oma为榜样,我觉得女人就应该向她那样自由自在不受拘束,我喜欢oma带着我天南海北的去玩,她的爱好很广泛既喜欢有山有水的风景区也喜欢热闹嘈杂的闹市,那个时候我总是会被她打扮的漂漂亮亮,接受其他狗狗们的注目礼。

     哦,忘记说了,我还有一个老公,是和我同一品种的沙皮狗,当初我们有一个很不愉快的见面,后来我就想学习oma蛋定的脾气,无视那货。可是谁知道他越来越过分居然和我同碗共食!那会什么贵族淑女什么温柔淡定全被我抛在脑后,上去就咬住他的肉。

     那时候看他愣住的神情我就知道了,在他面前淑女什么的根本不管用,刁蛮耍小脾气才是王道!

     后来或许是粑粑麻麻的把我们俩个放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在我们相杀的同时也不出意外的相爱了。我们经常咬着咬着就联合起来一起欺负粑粑,被麻麻推开的粑粑每次盯着我们俩个恨不得把我们炖成狗汤的时候,我总是学习oma无辜的表情,委屈的在麻麻脚下蹭来蹭去。这样一来,粑粑的仇恨值就全部转移到了老公家虎的身上了。

     我绝对不承认这些全是我在oma身边耳濡目染的结果。

     后来不知道出现了什么事情,oma曾经连续一周把自己锁在家里谁都不见,那是我见过oma最脆弱的时候,我不知道她哭没哭,但是我知道她现在一定很需要粑粑在身边。

     粑粑比我想象中的要晚的出现,还未换下演出服的他拿着早就配好的钥匙简直是夺门而入。拼命瞧着oma卧室门的他,看起来特别有安全感。

     当然,这都是我脑补出来的,因为当时我被oma抱在怀里,并没有看到粑粑敲门的样子、

     Oma当时面无表情,那种憔悴的样子,每每想起我都感觉很心疼。

     把我放到地下,oma赤着脚下去给粑粑开门,打开门的那一刹那,我看到粑粑瞬间放心下来的眼神时,我知道他一定是急坏了。

     粑粑那时候很忙似乎有好多事情要做,他总是到了很晚很晚才回潜到麻麻的家里,搂着她睡上一小会,清晨不到又武装起来离开。

     麻麻也渐渐恢复了平时的样子,可是看着她日渐成熟的脸庞,我觉得她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

     再后来的某一天,我和家虎被粑粑麻麻领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家虎似乎很有经验的告诉我,这里是叫做演唱会。

     这个叫演唱会的后台简直不是狗呆的地方,乱哄哄的忙碌的人从我的身边来回穿过,oma也顾不上我的被一群人包围,化妆试音换衣服,然后就深吸了一口气走去了叫做前台的地方。

     我扒拉着耳朵眯在沙发上,家虎不知道跟着粑粑去哪了,只剩下孤独的我在那里睡觉。不知过了多久,我就被一双手抱了起来,这是麻麻的经纪人,我原来经常见他恨铁不成钢的跟在麻麻的屁股后面跑。嗯,这个人我认识就不挣扎了。

     乖乖的被他抱着穿上新衣服,我扭了扭屁股觉得这件衣服看起来怎么和妈妈的这么像……难道是亲子装?被那个经纪人拎着塞进了oma怀里的我,看着oma笑的前仰后合的样子,眨眨眼睛,这件衣服不好看吗?

     随后看到的场景,我才知道,原来不是我的问题,而是粑粑姐姐的问题……

     不,不对。这不是粑粑的姐姐。拼命的扎着狗眼,我的眼睛快瞪出来,omo权家虎的姐姐怎么也在这!!!

     被强制穿上女装的权家虎原本苦逼的脸就更苦逼了,他钻进粑粑的怀里死活都肯露面看我。

     这时候我才知道,粑粑的姐姐就是粑粑,那个穿着女装的家伙,就是我的老公……

     粑粑也很显然对这个装扮很无语,他在上台之前还忍不住抗议麻麻的欺骗政策。

     Oma似乎很喜欢扮成女装的妖孽粑粑,她难得在进舞台之前撒娇般的哄着粑粑,才让和麻麻打赌赌输了无奈女装同台的粑粑心里稍微得到了些慰藉。

     可是丝毫没有得到我任何安慰的家虎抓狂的对我咆哮,他这是招谁惹谁了。我偷笑,其实家虎穿上女装的样子也很可爱。

     舞台上的粑粑麻麻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我跟着家虎乱转的时候,粑粑麻麻已经将整个场子的气氛给掀翻了。

     成千上万的荧光灯变成星海,震耳欲聋的呐喊让我跟家虎的耳朵都有些承受不住。

     下面好多人都喊着粑粑麻麻的名字,甚至有的人因为太激动而晕过去,那一刻我才知道人类所说的明星的含义。

     粑粑的舞蹈很帅很妖孽,女装的他上半场的时候还在和柳比着装可爱,下半场他原本眼线勾勒的妩媚眼睛瞬间改变了,凌厉霸气的气场全开,扯掉裙子的他露出的HIPHOP的短袖短裤,下巴一挑的看向oma,那种不羁的眼神,让在一旁看着的我都有些受不了了。

     在我一旁的家虎甩甩尾巴,悄悄的对我说,今天是粑粑向麻麻求婚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