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1
    2月份某天夜晚,寂静的街道上空无一人,一辆低调的保姆车缓缓的从街角处拐出来,大约往前行驶了几百米就突然往路边靠去停了下来。

     没过一分钟,车中就走下一个人来,他扭头似乎跟车里的人交代些什么,最后搞定般的把车门关上,冲着里面的人招手告别,见保姆车重新发动一溜烟的消失在夜幕中,他才紧了紧身上的大衣,加快了步伐往目的地走去。

     穿过了早已熟悉的石板大路,超近道往另一条鹅卵石铺成小路拐去,他看着越来越近的房子,脸上自然而然的带上高兴的神色。

     他轻巧的从兜里拿出捂热的钥匙,只听房锁咔嗒一声,房门便打开了一个缝隙。

     轻手轻脚的换上拖鞋,他也没有开灯,就这么蹑手蹑脚往里走去。只见月光打在他身上,在地板上拉出一条长长的斜影,那小心翼翼的动作同晃动的影子这么照应下和小偷进门的形象相差无几,让人哑然失笑。

     好不容易用尽最轻的声音打开卧室房门,他探进头往里望去,却看到床上空无一人,不禁愣在原地。

     人怎么不见了…..

     就在他愣神的空隙,像是有预谋的,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从他身后突兀的响起,尖锐的如同女鬼指甲的东西划过他的腰间,让原本就怕鬼的他吓得大叫,惊吓到的踉跄往前跑,被地上的毛毯绊到跌倒在地。

     权志龙被身后的声音吓得一身冷汗,扭头看到门口站着的一头散发的女人直勾勾的盯着他,面部有些扭曲,他扶着床边从地上爬起来,摸着心有余悸的胸口,埋怨的嘟囔了一句:“阿柳,你吓我的恶趣味能不能换个。”

     刚才扮女鬼的正是上完厕所回来的柳,看到志龙已经看出来了。她摸到门口的按钮把灯打开。房间骤然一亮,照亮了两个人脸上的表情。

     柳笑嘻嘻的收回手中刚才随手拿来的一个塑料尺子,原本染着睡意的惺忪水眸此时弯成了一个月牙,显然是对自己吓到阿龙的恶作剧得意。

     权志龙看她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完全忘记刚才他也抱着同样吓一吓阿柳的鬼心思才轻手轻脚潜入进来的的事情,磨着牙上前一把她搂在怀里。

     “小坏蛋,让你吓我。”他双手探到柳的腰间,手指按到她的痒痒肉上,使出杀手锏。

     “哈哈。”柳被他禁锢在双臂间,躲不过只能在他怀里扭来扭去,“我……哈哈……我去厕所回来……哈哈……就看到……看到有人跟小偷一样贼眉鼠眼……哈哈……我一看就知道是你。”

     柳痒的不行,说话断断续续。权志龙听到眉毛一挑咀嚼着她用的四字成语:“贼眉鼠眼?”

     “夸你的,哎呦。”柳感觉到他下手力道更大,嘴上立马改了口风,根本不在乎什么面子问题。

     这个成语拆开每个字都不是什么好意思,就算权志龙对这个成语不熟悉脑子转个弯就知道柳一定是在忽悠他。

     想通了这点,权志龙一点都不客气的把她直接扛起来,扔到了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柳被他突然的动作搞得一惊,被四脚朝天的扔到床上的她双手按住胸口,“惊恐”的看向他:“啊,色狼!!!”

     早就习惯柳间接性抽风的权志龙根本不管她自导自演的情景剧,爽利的把拖鞋扔到一边,爬上床去。以侵略的姿势爬到她的面前,还没袭胸。柳笑嘻嘻的说了一句话,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明天是要演《秘密花园》了吗?”

     那个笑容能不能更期待点。权志龙泄气般的倒到一旁,捂着脸不去看她。

     “诶~~别害羞嘛,又不是没扮过。”柳扒着他的手,趴在他的胸膛上。

     撅着嘴把她搂在怀里,权志龙委屈的跟她撒娇:“我刚从美国回来就跑来家里,再呆俩个小时就要走了。”

     柳细细的看着他因为疲惫过度而有些黯淡的脸蛋,心里对那个什么社长埋怨起来。虽然听阿龙说过那个杨社长已经知道他们之间的事并且默许了,但柳还是心里拿个小人不停地戳他,让人忙的跟个陀螺一样,老是熬通宵熬通宵,熬个毛线!个子矮就是这样熬出来的!!【咦,好像怪错方向了!

     “趁着还有时间就睡一会吧。”腹诽完毕的柳从他身上爬下来,把被子拽过来盖在他的身上。

     “唔……”虽然不太情愿就这么睡觉,但为了今天白天的拍摄,权志龙还是乖乖的躺在那里任由柳帮他仔细的盖住被子,挂着满足的如同孩子般的笑容,支起眼皮看了眼躺回他身边的柳,伸出手像往常一样把她搂在怀里。

     闻着柳身上淡淡的馨香权志龙舒服的哼了一下,把头靠的更近些才渐渐的进入梦乡。每次抱她在怀里睡觉似乎才能填补心中一直空缺的一处地方,心脏填的满满的才能睡得更踏实。这似乎已经渐渐的变成了他戒不掉的习惯了,嗯,比戒烟还难。

     柳昨天也是在韩国刚赶了几个通告,虽然也累但比起还没倒过时差来的权志龙好一些,再加上她刚才睡了几个小时,此时倒是没有这么快睡着。

     感觉阿龙在她耳边浅浅的呼吸,本来想去把灯关掉的柳怕把他吵醒也就没有翻身。盯着天花板上的白炽灯太久眼睛有些眩晕,就本能的闭上眼睛,脑海里想着打算事情嘴边挂起浅浅的微笑。

     她想等俩个人休假的时候带着权志龙去看望一下上了年纪但身体还算硬朗的外祖父祖母。

     ***

     俩个小时一眨眼就过去了,被闹钟吵醒的权志龙烦躁的往自己的枕头下面乱翻,按了半天还是有响声,他气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手里是柳的手机……

     这么一睁开眼睛脑子也就清醒了点,无力的把自己手机的闹钟关掉,他看了眼已经揉着眼似乎想醒过来的柳,嘟囔道:“你再睡一会吧,天还早着呢。”

     柳听他这么一说,一句话也没说翻了个身把被子蒙上,也就没有了动静。从来没得到过早安吻的权志龙嘴角一抽,无奈的光着膀子走去了厕所。用柳平时的洗面奶随便洗了一下脸,他刮了刮新长出的青色胡茬,感觉能出去见人了,才快速的扣上帽子套上大衣。

     给柳在床头贴了张便利贴,权志龙看了眼还在熟睡的柳,知道她今天是不会放过自己穿女装的机会,认命的叹了口气,带上口罩就匆匆的离开了。

     不得不说权志龙和柳呆的时间一长,早就把她的小趣味摸得一清二楚。所以宁愿放弃清晨美好时间也要去看权志龙拍摄的柳,眯了没多久就像诈尸般地坐起来也就不那么稀奇了。

     刚睡醒脑子里空空的柳睁开半只眼睛,往周围环视一周,看到床头上十分显然的粉红纸条,她木着一张脸拽过来,半眯着眼睛看了遍纸条上的内容。

     【亲爱的,你还是多睡点美容觉,今天最好就乖乖的呆在家里吧。乖~木马】旁边还画了一个Q版双手合十泛着泪光可怜兮兮的他自己。

     “真是……越说越想去。”柳看着手中的纸条拄着下巴说着苦恼的话,可脸上一点都没有苦恼之色。

     “听说今天柳回来探班是吗?”已经做到化妆间的大成闭着眼睛询问着仰着头任化妆师化妆的权志龙。昏昏欲睡的他嗯哼一声,便没有下话了。

     大成支着耳朵还想多听点消息,听旁边又没有动静了。睁开眼睛就看到还在睡觉的权志龙带着假发一副秀气女妆的样子,差点没喷出来。

     忍住,一定要忍住。他撇过头不忍直视,看到镜子中还算正常的自己,他突然神清气爽。觉得那个短短的假发也没那么难看了。

     人嘛,就怕比较,一比较就平衡了。

     完全抹消掉自己也曾经办成杉菜【还是金丝草?的苦逼记忆,大成往太阳那边又看了看,捂着嘴僵硬的扭回去,再也不想随便乱看了。

     艾玛,他终于知道柳为什么会来了。地球人实在是太可怕了~~~~(>_

     作者有话要说:我想完结了,但是好像还有很多东西没写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