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六章 世家
    芙蕾雅的表情安稳平和,在镇静剂的作用下睡得很沉。

     凌彻坐在芙蕾雅的身边看着她的睡脸,心中百感交集。

     “你是说,她吃掉了你给她的那颗果子对么?”祁昊站在凌彻的身边轻声的问道。

     “没错……”凌彻点了点头“没办法,当时她身受重伤,我也是无计可施才将果子喂给了她。”

     虽然听过叶说过事情的经过,但是祁昊依旧是很好奇。

     “我记得你在阿萨兰斯特区的时候见过那颗果子出现,那你当时的果子又是从哪里来的……”

     凌彻不太确定,毕竟倾城的幻影总会在危急关头的时候出现。“在选拔的时候,差点被指数劣化的人干掉。当时我干掉了几个LV2的亲和者,之前并没有出现果子,但是自从你姐姐的幻影出现之后,我杀掉一个人就会出现一颗果子。”

     听着凌彻这么一说,祁昊开始对凌彻的话感兴趣了起来:“击败亲和者会得到赋予免疫者亲和病毒的能力。有点意思……”

     凌彻歪着脑袋看了一眼祁昊,随后脸上露出了一股别有意味的笑容“我还以为你听说这种事,会把你养的这些小白鼠全部变成亲和者呢……”

     祁昊听完之后,轻声笑了起来“这样……就算彻底的背叛了我的本愿,建立免疫区的目的就是守护住这些没有感染病毒的人类,如果说让他们都变成亲和者,我们这几个月的工作就算是白做了。”

     凌彻叹了口气,虽然自己答应帮助祁昊,但是从内心里他觉得祁昊的方针实在是太过于幼稚。

     “有的时候我觉得,你这不切实际的幻想还是尽早抹消掉比较好,毕竟……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是我哥亲口跟我说的。”

     “凌辰哥的想法我没办法否认,毕竟他是一个学者,只会从最实际的角度出发。而我却觉得,人类是凌驾于自然规律之上的生物,纵使这个目标不符合规律,我们也不应该放弃。”

     “说不过你!”凌彻认输了,他看着祁昊那一脸充满愿景的样子,真心觉得累。

     “你会怎么处理芙蕾雅?她不再像最初的时候拥有免疫的能力了。”凌彻将话题重新扯到了芙蕾雅的身上,毕竟他们所身处的地方是国际免疫区,击中了大部分无家可归的或者国家灭亡的幸存者,如果病毒一旦侵入免疫区,无异于人间地狱。

     “还能怎么处理……你们也回来待不了几天,居住在隔离区应该就可以了,到现在祭司庭也没有研发出来疫苗和特效药,只能够先这样。”祁昊叹了口气。“但是现在我想你应该好好研究研究你的能力。”

     “在这里怎么研究?”凌彻无奈的说“这里的人我能杀谁?”

     “我觉得你可以跟随我们的代表团去参加在沪都召开的ARC峰会。”祁昊想了想说道“你从出狱以后……就没有回过国吧……”

     听到这里凌彻突然觉得头疼至极,想起凌子琪的只言片语,他就已经清楚了凌厉那个男人还好好的活着。

     “我还是通缉犯……回去……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凌彻小声的嘀咕着。

     “关于这个……我已经在上次例会中进行了汇报,你算是获得了假释……只要你老老实实的为我们免疫区服务,就受我们免疫区的保护!”

     此话从祁昊嘴中说出来的那一刻,凌彻就有了一种想将他打残的冲动。

     …………………………………………………………………………………………

     华胥联邦,是第三次世界大战之后组建的,原国土面积近一千万平方公里,而今它兼并了周边的国家,将整个东亚收入了馕中,一举成为了六大联邦中最强大的联邦。

     然而在奥罗拉病毒爆发的六个月里,华胥联邦丧失百分之七十的人口,但是幸存者的数量却是六大联邦之中最多的一个。

     而天都就是华胥联邦的国都。

     天都是华胥联邦的权力中心,定居与天都的人身份背景都不简单。比如凌彻的家族凌氏。

     而此刻……他看着自家大宅门前的匾额,看着那个被写在匾额上的“凌”字,凌彻紧张的咽了一口口水。

     大晚上他带着衣服墨镜出现在凌家的门前,让守卫在门前的保镖感到极度的不舒服。

     “你说……天都怎么会进来这种流里流气的人……”

     “谁知道……”

     但是凌彻听到两个保镖说的话,心中窃喜了一番。

     他走到了保镖的面前摘下了自己的墨镜。

     然而就向凌彻预料的一样,两个保镖看到了他的脸后,出现了一种恨不得咬断自己舌头的想法。

     但是当凌彻坐在凌厉的面前,凌彻真的想先咬掉自己的舌头。

     凌厉看上去五十岁左右的样子,他的脸上已经被岁月留下了痕迹,但是他的身量却比凌彻高出了许多。

     几个高丽籍的女佣看着两人坐在那里一句话不说的样子,尴尬似乎从气体变成了固体,脸上的微笑都变得牵强了起来。

     “你小子……还知道回来?在波塞冬特区和老祁的女儿鬼混……还搞出这么大的事情来,你居然还有脸回来……”凌厉微笑着,但是他所释放出的威严快将凌彻搞出胃炎来了!

     “嗯……”凌彻将茶盏放在桌子上,低着头完全不敢去看他父亲的脸。“是啊……挺丢人的……”

     “所以……你这次回来是来干嘛……”凌厉依然保持着微笑,但是在凌彻的眼中看着更像是一种邪笑。

     “爸,我这次回来不光是为了参加ARC峰会,我还想问你一件事……”凌彻鼓起勇气缓缓的抬起了头,看着披着慈父皮毛的凌厉。

     听到这里,凌厉微微一笑说道“你应该是想问老祁的女儿下落吧,虽然我无法告诉你她在哪儿,但是我觉得有一个人他能告诉你。”

     “是谁?”凌彻赶忙问道。

     “这个人会出现在明天的会议上,他有你想要的情报……但是呢……也有一样我想要的东西……”凌厉故意卖了个关子。

     “你想要什么……如今你在华胥不是要什么有什么嘛!”凌彻颤抖的说。

     “我想要他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