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苏醒的芙蕾雅
    芙蕾雅醒来的时候,她正躺在一个纯白色的房间中。仪器的声响随着她的脉搏有节奏的奏响,而在她那对38D的大胸脯上,还粘着各种各样颜色的线。

     看起来就像是……在做实验一样。

     她想到这里,赶忙将自己脸上的面罩扯了下来。有快速的将自己胸前粘的乱七八糟的线扯了下来。

     仪器在线被摘下来的同时开始疯狂的作响,声音甚是嘈杂,但是看到自己身处的这个地方,恐怖的记忆就不断的袭来。

     毕竟这是只有在21世纪的经典科幻恐怖片《生化危机9》才有的恐怖场景。但是她又在想这个地方可能是《寂静岭4》中会出现的情景……那么……那些没有脸的异型护士是不是在门外?准备用撬棍给自己做一场颅内手术呢?

     想到这里她就不寒而栗。

     但是看着自己手背上那14瓣巫印,她又壮了壮胆子,管他是人是鬼,直接一把火烧掉就好。

     但是……咒语……好像忘记了……

     她穿着一身轻薄的病号服,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但是又脑补到了东瀛州21世纪的影片……

     “不会吧……”芙蕾雅的眉毛拧了拧。

     但是就在这时,门锁咔嚓一声响了起来。

     芙蕾雅的脑子瞬间就不冷静了,到底进来的会是什么?丧尸?没脸的护士?还是筋肉大汉?

     想到最后一个,芙蕾雅的脸突然出现了一种淡淡的潮红。

     但是当凌彻和几个护士走进来的时候,芙蕾雅的所有幻想都变成了泡泡。

     然而凌彻却盯着芙蕾雅敞开的病号服,脸上出现了一种淡淡的潮红。

     感谢苍天,让人类的胸怀如此宽广……

     芙蕾雅羞愤交加,她嘴里含着一只温度计,被护士们测量血压和脉搏,进行着仔细的检查。她看着凌彻,不知道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好。

     他救了自己,从八尊的口中将自己救了下来,但是他却在暴走的时候差点将自己杀死。

     到底该怎么面对他……

     就在这时,护士摘下了听诊器,随后看着芙蕾雅微笑地说“基本没什么大问题了,记住最近不要有什么剧烈运动,多吃些补血的东西就好。”

     芙蕾雅点了点头,随后满脸通红的看着凌彻。

     但是这时护士看了看脸红的凌彻,又看了看芙蕾雅,随后不好意思地说“某些方面……要节制,尤其是生病的时候,那种事是绝对不可以的。”

     听完之后,两人同时都秒懂了……尴尬的气氛一时间将整个病房灌满。

     两人沉默许久,但是凌彻却最先张开口“那天,对不起,我本想救你的,却没想害了你……”

     芙蕾雅抓紧了手中的衣摆。

     “你说过你想去波塞冬特区对吧,但是那里不适合你去。”凌彻说着,见芙蕾雅的眼睛抬了起来他再次说道“那里的病毒共鸣相当强烈,我已经去过了,那里若是没有抗毒剂的支持,我想……我早就死了。”

     芙蕾雅看着凌彻身上虽然明显的伤,但是那一天他一定吃了不少苦头。

     “没关系的,只是我想知道我们在哪里?”芙蕾雅轻声说道。

     凌彻笑了笑“我给你看看我学会的东西!”

     说着凌彻就将手掌放在了地上!只见凌彻银色的眼睛突然发出了银色的光辉,他的脸上突然出现了蔓生的花纹,紧接着从地面上开始凝聚起漆黑的结晶。

     结晶彼此相连,坚硬的纹路一点一点的联通,最终竟变成了一架精致的轮椅。

     看着凌彻这即兴之作,芙蕾雅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是……LV2的能力!”随后芙蕾雅又不可置信的盯着凌彻“你什么时候……学会的?”

     “哈哈!一边走一边说!”

     当病房的门打开的一瞬间,苍白的光辉将芙蕾雅的眼睛照的什么都看不见,当芙蕾雅的眼睛适应后,眼前是一堵巨大的玻璃幕墙。而在玻璃幕墙之外则是一片苍白色的大陆!

     在窗外的景色之中,还能够看到企鹅排着队走向远处的海岸,虽然在大雪的覆盖下已经看不清。而远处还停着一艘上满霜白的战舰。

     “这里是……”芙蕾雅双手缠着纱布,她伏在窗前看着这震撼人心的景色,一时语塞。

     “这里是南极圈的霜白大陆。据祁昊那臭小子说,这里是人类最后的阵地,搞得跟EVA似得,那小子动画片肯定没有少看!”凌彻推着芙蕾雅开始缓缓的在白色的走廊里走着。“这里是免疫区。”

     听到“免疫区”三个字,芙蕾雅楞了一下“怎么会?免疫区……”

     就在这时,两人走过了病房区,走廊从半壁透明一瞬变成了浮在空中的桥,只见在走廊的右侧,一个白色的城市被建在圆环形的壁垒之中。

     “那里是哪里?”芙蕾雅问道。

     凌彻苦笑“我也没去过那里。祁昊说,那里是纯净的人类,并没有被病毒感染,所以我们这些遭受过病毒感染的人,是没有办法去接触他们的。”

     芙蕾雅叹了口气,“世界变得太快了,六个月的时间,人与人之间都已经成为了不同的物种。”

     “没办法,末日当头,如果这些人是最后的纯净人类,那么免疫区能做的只有保护他们。”凌彻淡淡的说。

     “我觉得你不会这么简单的去选择保护他们。目前达那都斯和黑眠教会的立场差不多,达那都斯是妄图促进人类的发展,以牺牲大多数前提,完成人类的进化与淘汰,而黑眠教会那些神经病基本上就是盲目的信仰他们所谓的黑山羊。白血球和免疫区则是选择了同一种道路,只不过白血球太过极端。”芙蕾雅抬起头看着凌彻的眼睛说。

     还没有等凌彻回答她,芙蕾雅自嘲般的笑了笑“比起免疫区,我觉得你更适合达那都斯那个地方。”

     然而芙蕾雅话音刚落,叶就从走廊的另一端现出了身形。两人互相对视着,而就在这时两人的手上同时浮出了细碎的光芒。

     芙蕾雅看着带着面罩的叶,目光冰冷“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你,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