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最后的纯净
    还是一个小孩子啊……

     凌彻只能这么想,祁昊冲动,还怀着不现实的理想。虽然这看起来蠢极了,但是一个十九岁的少年,因为有强大的力量被强制性的套上王冕,加上从小灌输的那种有毒的理想主义,将眼前你的这个少年在末日当头时,竟然会变得如此的愚钝。

     在凌彻的心里,对祁昊的评价只剩下了两个字——蠢货。

     “虽然我觉得你的做法很崇高,但是弟弟,醒醒吧,你能保得住这里一时,还能保得住这里一世么?有那时间你还不如找找你姐姐。”

     祁昊松开了凌彻的衣领,转身走向自己的座位“如果找到姐姐能解决这一切就好了。即使找到了姐姐,不能化解这病毒又有什么用?”

     “据我所知,目前世界的形势都在向病毒靠拢,保卫着一方净土这太不现实了。至少这种蠢事我是不会做的!”凌彻说道“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真理,不要再去怀着这种病毒消失后,人类还能像过去那样生活的天真的想法了。”

     祁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自从六个月前病毒爆发之后他获得了那强大的力量,他就一刻不曾停歇的带着那些没有感染病毒的人四处躲藏,抵御眠骸和白血球的虐杀。

     虽然在这方面得到了六大联邦的鼎力支持,但是却勉强能够做到在南极圈建立一方净土。而此时他就已经没有了自私的自由。

     然而这一举动却让其他的几个组织嗤之以鼻,面临着各种恐怖威胁。他勉强将这些人保护起来。

     直到有一天,他获得了【埃癸斯】才觉得一切都有可能。但是如果自己战死了……谁来保护这些人呢?

     救一个人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何况是这六个月来所有慕名而来的幸存者?如果就这样放弃了,岂不是六个月的努力全部付诸东流?

     “不管怎么样,我会守护住这里!”祁昊轻声的说道“这是我的责任。”

     凌彻听完之后便笑了起来“这种责任?谁告诉你要必须去承担呢?在眼下这种情况,人人为己,只要能够活着就应该念阿弥陀佛或者阿门!”

     芙蕾雅听着两人之间的对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理解凌彻,也理解祁昊。

     毕竟祁昊救下来的人是不可能会轻易放弃的,在末日之中还有如此的博爱,对一个十九岁的少年来说实属不易,但是凌彻作为一个常年走南闯北的杀手,杀戮基本上就像是他的本能,自己能够活下来就ok了。但是芙蕾雅自己的想法却是世界已经改变了,顺天者生,逆天者亡。

     “但是你会放弃你所拯救的人么?”祁昊再次向凌彻发问。随后将手指向芙蕾雅“如果你就像你说的那样,只要自己活着就好,为什么你不惜暴走也要救那个女人?”

     这一句话结结实实的噎到了凌彻。

     凌彻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从活人墓出来以后,芙蕾雅是他遇到的第一个活蹦乱跳的人,但是在这七八年里,自己一直都是一个行走在刀尖上的杀手,从来都是以活下来为第一目的。

     但是自己为什么要救芙蕾雅,他真的不知道为什么?然而从八尊口中救下芙蕾雅,似乎都没有经过大脑。

     祁昊见凌彻哑口无言索性说道“如果能够多救一个人,我就算死也愿意。”

     “我考虑考虑吧……”凌彻说完就站起了身,而芙蕾雅还坐在轮椅上不断的往嘴里塞着面包。

     见芙蕾雅这举动,凌彻的脸上不禁暴起了一块青筋,在阿萨兰斯特区的时候就是这样,这个女人到底是有多能吃!

     推着芙蕾雅走在免疫区的环形隔离带上,在环中灯火通明的城市,那些人们似乎在享受着南极洲的夜晚,在六个联邦合力建造的免疫区中,似乎根本看不到末日的迹象。

     极光闪耀在透明墙外的天空上,看着这两幅美景的结合,芙蕾雅突然发出了声音“我想……祁昊一定很怀念过去的那种生活,想要回到那种无忧无虑的生活中。”

     “说实话……我并不是很理解他,甚至觉得他豢养的这些人,有其他的目的!”凌彻不以为然的说到“在这种时候,有谁能这么无私,拿自己的力量去守护淘汰者?”

     “你的意思是……”芙蕾雅抬头看着凌彻那双银色的眼睛“他没有给你一个能够让你信服的理由对么?”

     凌彻沉思了片刻说道:“但是我也没有能够拒绝他的理由~”

     芙蕾雅突然想起来了:“说到这里,你为什么救了我?如果按照刚才你说的那些,在那种情况下你肯定是自保为上!”

     凌彻笑了笑:“这就是我没办法反驳他的原因。”

     ………………………………………………………………………………………………

     “生命体征稳定,下面注射ARORA4型试作品。”

     冰冷的液体沁入了冰冷的注射器,注射器的针头上闪烁着的寒芒让那个被五花大绑在冰冷的病床上男人的额头蒙上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你们要干什么?不是说让我来觐见贤王的么?”男人惊恐的说着,他身体剧烈的颤抖让病床那些松动的连接处不断的嘎嘎作响。

     他看着那个身穿黑色实验服,脸上带着面罩的医生,眼睛中充满了恐惧。

     “贤王说,他相信你能够成为他的得力助手!”医生温柔的声音,让男人的恐惧不再那么剧烈了。反而出现了一丝希望与憧憬。

     “贤王救了我……没想到他还想要重用我……这真的是太好了!”

     但是医生面罩下的脸却出现了一丝戏虐般的表情,随后他将注射器刺入了男人的颈动脉。

     液体缓缓的流入他的颈动脉中,随着他的血液不断的游走在身体的各个角落!

     “下面进行奥罗拉病毒注射!”

     只见另一个医生拿着一只装满紫色液体的针管走来,他看着沉浸在喜悦中的男人,连话都没有说,就在此将那紫色的液体注入了他的身体。

     “我可以得到贤王大人的重用了对么?我可以成为免疫官了对么?”男人兴高采烈的说道。

     但是两个医生却并没有理睬他。

     然而此时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衣蒙面的女子走了进来,她用那略粗的声音说“前提是……你要活下来!”

     突然间!男子觉得浑身剧痛!他尖叫着,链接在他身上的那些仪器在不断的作响!

     “血压升高!心跳加快!”

     “血液结晶化!细胞硬化率达到临界值!”

     男人瞪着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就在这时他身感觉不到了疼痛,他也停止了挣扎!

     “我……我活下来了!”

     但是话音未落,只听嘭的一声!男子的身体突然爆裂!他的头颅滚落到了一边,上面还是保持着一种喜悦与恐惧交加的表情。

     混杂的肉块黏在叶的身上,整个房间那血腥的味道让她有种想要作呕的冲动。

     “ARORA4型人体强化剂临床实验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