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兄弟(加更章)
    “这个石像长得可真丑!”芙蕾雅看着眼前的石像,大风吹着她的衣裙,她那一身暴露的衣服和那凹凸有致的身材,让凌彻和奈特同时看傻了眼。

     “如果搁在过去,她早就成了失足女青年了……”凌彻笑呵呵的在奈特的耳边说着。

     而奈特平时没什么表情,但是在看着眼前这幅光景,脸上也出现了少见的红晕“没错,我感觉……我作为一个吸血鬼都快贫血了!”

     芙蕾雅享受着没有腥味的海风,看着那个石像说“这东西……也是古董么?”

     凌彻走到芙蕾雅的面前,那双贼溜溜的眼睛恨不得长在芙蕾雅的胸前。“这种石像在巨神像岛上一共有440个,没有完工的还有几百个,但是它们也算是古董了,到底经过了多少的岁月,我也不太清楚。”

     “不过,咱们就这么被直升机扔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到底是来这里干什么啊!”芙蕾雅不耐烦的问道“话说,组织让我调查波塞冬特区,我到现在也没完成任务,让我怎么跟组织交代啊!”

     “有什么好交代的,奈特就一直生活在那里,有什么事你直接问他不就成了!”

     芙蕾雅看了看奈特,作为女巫看一眼吸血鬼就有一种作呕的冲动,而这种作呕的冲动也不是毫无缘由的。因为女巫能够闻到吸血鬼身上那股淡淡的死亡气息。

     “防疫区送咱们来这种煞风景的地方,干嘛?”芙蕾雅再次问道。

     奈特无奈的摇了摇头“原来……奶牛都是不长脑子的!”

     就在几个人叽叽喳喳的在岛上说个不停的时候,两架直升机突然从南方飞来!

     螺旋桨旋转的轰鸣声震颤着地表,大风不断撩拨着芙蕾雅那暴露的衣衫,但是凌彻和奈特却并没有心情去看她。

     凌彻看着直升机拉开的舱门前,一个穿着西装的身影,脸色渐渐的变得阴沉起来了。

     “弗兰肯斯坦来了!”凌彻万念俱灰的说着。

     但是奈特却笑了起来:“我看过《科学怪人》,那是我在过去两百年里看过的最有意思的电影了!”

     凌彻:……

     坐在直升机上,芙蕾雅很是惊讶,穿着西装的男人除了留着一个比凌彻更加硬朗帅气的飞机头之外,两个人几乎长的是一模一样,一样的银色眼睛。

     但是他们身上的气质却是截然不同,凌彻虽然是一名杀手,但是他的身上却散发出一股浓浓的逗逼气息,再看看凌辰,坐在那里不苟言笑,冰冷的脸上似乎地上一滴水都会结成冰晶。

     连DNA都一模一样,为什么性格会有这么大的差别?

     就在这时,凌辰开口了“为什么不听话?我不是让你直接去霜白大陆么?”

     听到这句话,凌彻立即觉得有一丝冰冷的寒芒刺入了自己的脊椎骨“飞机坠毁了,我好不容易活下来,能保住命就不错了!”

     听着两人之间的对话,芙蕾雅的心里竟然徒生出一丝快感。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凌彻的克星毫无疑问就是眼前这个而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哥哥。

     但是不知道怎的,芙蕾雅竟觉得冰冷的凌辰在她的眼中,竟格外的火辣!甚至都开始脑补起来,凌辰脱掉那一身西服衬衫会是怎样的衣冠禽兽。

     就在这时凌辰再次发出了声音:“关于祭司庭的事我不需要多说了吧?”

     “我也只是给祭司庭执行了几次任务而已。但是关于祭司庭的事我真的不是很了解。”凌彻认真的说道。

     凌辰的眉眼中出现了一丝冰冷的无奈,而这一表情的变化,却让凌彻浑身不自在“也不知道爸妈是怎么教你的,亏你还是华胥特区安全局第三准军事行动事务司的,没想到还是这么不争气。”

     “他们两个活没活着,都是未知数呢……”凌彻躲避着凌辰那凌厉的眼神说道。

     凌辰想了片刻,随后说“咱们家的人,应该都活着。”

     “此话怎讲……”凌彻扬了扬眉毛,毕竟自己的老哥是一个科学家,他所说的东西跟真理差不到哪里去。

     凌辰将双手抱在怀中“这个你就不要再问了。他们两个活的好好地,不需要你操心。”

     “原来爸妈就没怎么重视过我……大概我是死是活对他们来说都是无所谓的。”凌彻说到这里时,凌辰叹了一口气。

     凌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记得小时候,凌彻并不是一个喜欢念书的孩子,因此父母对他们两个因材施教,凌辰成了书呆子,而凌彻则从小被扔到达那都斯学院,一去就是二十年。

     “但是你不还是有我这个哥哥么……”凌辰缓缓地说道。

     虽然这话蕴藏温情,但是却让凌彻听得浑身不舒服。

     就在这时,直升机的高度突然下降了,凌彻向外面望去,只见一座漆黑的高塔笔直的伫立在那里。

     凌彻只是听说过,祭司庭的一些轶事,但是却从未见过祭司庭这种暗自活跃在世界上的超密研究所。

     祭司庭在世界尚未发生变革的时候就已经是可以左右世界局势的存在,他们背地里研究禁咒魔法,研究生化武器。在奥罗拉病毒爆发后几乎成了六大联邦的智多星。将病怏怏的世界从破碎中挽救了回来。

     四人下飞机后,就直接走进了黑色的高塔中,而凌彻在走入高塔之前就审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高塔周围建立数个奇形怪状的附属塔,在它的周围甚至还有大量的士兵把守。

     凌彻曾经作为杀手和准军事行动执行官活跃于战场与地下战场,他练就了一副感知杀气的本领,在他的眼中那些士兵几乎每个人散发出来的杀气都如同一个一个坚硬的金属锭。

     而在芙蕾雅的眼中这些士兵几乎每个人都散发着橙色的辉光,也就是说他们每一个人都是LV2以上的亲和者。

     虽然四大组织在病毒爆发后活跃于世界的各个角落,但是祭司庭却也有自己强大的军事力量,但是凌彻却想不明白,为什么祭司庭拥有如此强大的军事力量,却一直老老实实的守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呢?

     走入黑塔之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与外面格格不入的景象,在黑塔之中第一层便是各种高精尖的观测仪器。穿着实验服的人各司其职,虽然事务繁忙,但是却条条有序。

     就在三人不知道该怎么走的时候,凌辰突然叫住了凌彻,随后又嘱咐了自己的下属给芙蕾雅和奈特安排住宿的地方。

     凌彻觉得莫名其妙,但是在凌辰面前,他也只能乖乖的听他的话!

     跟着凌辰不知道走了多久,两个人走到了塔上一间宽广的实验室。

     凌彻看着实验室内放满了仪器,但是在这实验室里,只有凌辰一个人的气息。

     “哥,你的办公室还真是大呢……”凌彻张大着嘴,像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孩一样四处张望。

     但是就在这时,凌辰突然开腔“少说废话!我问你,你当时在阿萨兰斯吃的那个果子,到底是怎么产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