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一章 欢迎仪式
    “我还在想,什么时候有人出来迎接我们呢……”凌彻的银色眼睛夜晚中熠熠生辉。

     而赛特扛着一把野太刀,不可一世的挡在凌彻等人的面前,他虽然长了一张欧洲的脸,却留着东瀛浪人的发型,看起来及其违和。

     “从你们进来,我们就已经察觉到了,还有什么临终遗言么?”赛特看着凌彻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就像是一个被捏出来的人肉一样。

     凌彻微微一笑,抬起了手,将手背对着赛特,伸出了一根中指“FUCK!”

     只见赛特拔出刀,富有金属光泽的刀刃在在夜晚中映着周围结晶散发出来的光芒,让夜晚变得不在安分。

     “怎么不用病毒能力么?”凌彻双手端着SCAR突击步枪,有些好奇。

     “你们华胥不是有一句古话么……叫什么杀鸡焉用牛刀。”随后赛特将刀鞘扔到了一边,向凌彻冲去。

     凌彻将自己的视线集中在赛特的身上,将眼睛放在准镜前,用手扣动了扳机。子弹在嘈杂的的枪声响起后,便开始在地上迸起一个有一个火花。

     但是每一颗子弹都被赛特躲了过去。只见赛特高高的跳起,刀刃在半空中劈出一个银色的月牙形光芒,随后向凌彻的脑袋冲去。

     凌彻一手将枪扔到了一边,另一只手伸到后腰,拿出了一把尼泊尔军刀,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一时间金属交错,火花迸射。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发生异常剧烈的爆炸!凌彻赶忙担心的向圣十字广场的方向望去。只见叶和芙蕾雅已经被一群紫色的光蝶包围其中。

     两个人谁都不敢轻举妄动,毕竟这光蝶的魔法曾经在【美狄亚】参加中东的战争中炸毁了两个地下基地组织!

     “歌姬!你要干什么……”叶看着那个穿着暴露留着黑长直的女孩子大声问道。

     歌姬将手叉在腰上,戏虐般的看着叶和芙蕾雅“当然是做任务喽!”

     “好歹咱们大家都是姐妹你用这么狠毒的招数,别怪我们不顾昔日的姐妹情分。”叶粗声大气的喊着,但是在芙蕾雅听来,叶的怒斥是那么的没有底气!

     “姐妹情分?别自以为是了,就你们两个渣渣,还想跟我谈姐妹情分!为什么不赶快找个没人的角落自生自灭呢!你们这样的渣渣我看了都碍眼!”歌姬讽刺般的说道,随后打了个响指。

     紧接着,所有的紫色光蝶全部变得赤红无比,随后连串的爆炸将整个圣十字广场变成了一片火海!

     “叶!芙蕾雅!”凌彻在远处大喊,但是他的声音却被那连串的爆炸声所吞没。

     “还有心情管别人,还不如担心你自己一下吧!”赛特手中猛的一用力,将凌彻手中的刀刃别开,随后一脚踢在了凌彻的胸口。

     虽然凌彻听到赛特亲口说他不会使用病毒能力,但是这一脚的威力显然是得到了增幅的!凌彻的身体猛地被踹了出去,径直砸穿了古旧建筑的墙。

     这种浑身的剧痛,真的是太熟悉了。凌彻躺在废墟里心中恼火,首先是赛特的那把野太刀,从攻击距离来讲就比凌彻的武器宽广很多。其次赛特的怪力,也是个很让人头疼的问题。

     凌彻虽然不想耍赖,但是想象刚才冲对方竖中指的行为……貌似幼稚了一点。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拦路狗突然就出现了!这跟小说和电视剧里面说的不一样!

     想来能从自己手里逃走一次的人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杀……

     但是就在凌彻思考着这些的时候,几道刀光突然闪现,一瞬间将墙壁猛地豁开!赛特手拿长刀,逆着光的身影如同是死神的最后宣告。

     然而凌彻也不会那么轻易地认输!他从自己裤子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枚手雷,向赛特扔了过去。

     而赛特却将长刀一挥,瞬间将手雷劈成了两半随后用刀背将手雷扇向凌彻!!

     但是就在这时,强烈的光芒带着刺耳的声响从两瓣手雷中发了出来!

     凌彻扔的是一枚眩晕弹!虽然手雷炸在了凌彻的身边,但是凌彻早有准备,抓住了这个机会,凌彻抄着两把尼泊尔军刀冲了过去,意图将赛特的脑袋从他的肩膀上卸下来!

     但是即使听觉和视觉暂时失效,赛特还是能感受到身边即将到来的危险,他闭着眼睛双手握刀,用力的将刀顺着凌辰的腹部刺了过去。

     剧痛瞬间将凌彻整个人刺穿了过去!凌彻的表情一时间凝固在了脸上。

     “我的师弟就是死在了你的手中。”赛特淡淡的说着。

     烟尘消失之后,叶和芙蕾雅半跪在被炸的残破不堪的防御壁垒中。若不是芙蕾雅想起了凌彻教她的咒语。恐怕此刻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看着两个人那副狼狈的样子,歌姬心中又气又恨!

     “你们两个……你们两个找死!”歌姬高声尖叫了起来随后她亮出了自己的手背,在她的手背以及胳膊上长着数十朵灿烂的合欢花印记。

     “破甲·WJ,钢铁的铸就,火焰的洗礼,岩石的磨砺,鲜血的浸染!以剑神巴哈姆特之神勇之姿,分崩离析吧!万剑!”

     听到这个咒语,芙蕾雅和叶同时愣在了原地,她们亲眼看见歌姬的手臂上少了一半的巫印,随后在她们两个人的身边突然闪现一把又一把的锋利剑刃。

     “喂喂喂!歌姬!你开什么玩笑!你这真的是想要我们两个的命么!”芙蕾雅高声尖叫着。

     “我要让你们两个知道你们自己的身份!”只见歌姬一挥手,无数的剑刃以叶和芙蕾雅为目标突刺了过去!

     凌彻缓缓的睁开眼睛,他看着插在自己肚子上的那把锋利的太刀,视线也渐渐清晰了起来。他口吐鲜血看着赛特,开始微微的笑了起来。

     “死到临头了还有什么好笑的?”赛特不解的问道。

     但是凌彻却再次向赛特比了一个中指“你知道……你的师弟,服部半藏怎么死的么?他被我变成果子吃掉了!而你……也将变成果子被我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