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残烬的覆灭
    芙蕾雅一瘸一拐的走在大街上,她一手扯着残破的衣服,一手抱着几袋凌彻塞给她的垃圾食品,脸上还挂着凌彻抹上去的一把灰痕,头发也被凌彻弄得凌乱不堪,就像是一个流浪的疯婆子一样。

     虽然这座城市已经变成了鬼城,但是不代表没人能看到她这不修边幅的样子。

     “混蛋,亏你能想出这么变态的招数。”芙蕾雅恨恨的暗骂到,什么人能想出这么损的招!诱敌什么的也不要用**啊!

     但是偏偏凌彻有他的理由,什么末日当头,人的内心都会在漫长的折磨下变得骚动不堪!看到美女……谁不想爽一下呢!

     芙蕾雅想到这里,就恨不得吼两句F开头的话。

     夕阳已经有一半消失在了海平面上,凌彻站在楼上看着地上那个不断跺着脚的黑点,不禁偷笑起来。

     他摸了摸脸上那个红色的巴掌印。虽然这招美人计不一定奏效,但是在这末日里娱乐项目可是少之又少了。

     就在这时,凌彻的手表响了起来。

     日落时间依然很准时!只要日落,就是白色猎人的上班时间了!

     但是比白色猎人先来的永远都是眠骸,只见整个城市的大街小巷开始缓缓的放出紫色的光芒,周围无规律生长的水晶丛代替了太阳在城市中隐隐发光,从水晶中析出的黑色气体开始不断的扩散。

     似乎远处出来一阵漆黑的沙暴,将整个城市据为己有。这……或许就是货真价实的末日景象吧!

     芙蕾雅看着身边出现的眠骸,不禁咽了一口口水,她看了看自己的手背,上面只剩下一片花瓣的巫印了!

     但是白色猎人还没有出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竟觉得白色猎人是个多么友善的存在了!

     眠骸什么形状的都有,有的眠骸在尚还能够被称为人的时候,被其他眠骸吃空了肚子。而有的眠骸被汉尼拔的耳语扣掉了眼球吃掉了下巴。但是病毒结晶为了能够让他们活动,将他们失去的部分全部用结晶被补全了。

     眠骸们的嗓子里发出的低吼就像哭声一样,似乎在哀怨自己悲惨的命运,但是在别人听来,就像是“汉尼拔的耳语”!听起来神清气爽!

     芙蕾雅欲哭无泪,因为眠骸出现的一瞬间,她便被包围了!

     “呜!”芙蕾雅本想在眠骸出现的一瞬间逃跑的!她只能蜷缩在一个角落里。等着白色猎人的出现。

     但是就在这时!她听到了远处传来了血肉炸裂的声音。而所有想要对她动手动脚的眠骸竟然在听到同伴遇害的声音后,纷纷转头望向声音发出的地方。

     只见五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人站在远处,他们不断的用手中的兵刃清扫着眠骸!眠骸破碎的肢体在他们的身边堆成了一座一座小山!

     芙蕾雅看到他们的身影,随后颤抖的抬起手腕,将手上所剩下的最后一条巫印点亮了起来!

     “HELP!ME!”

     凄厉的叫喊声,随着女巫的魔力增幅,震颤在周围。

     五个白色猎人的年纪有大有小,听到这声音就像是过去的小孩子等到了动画片主题曲一样。

     其中一个看上去大概四十岁左右的男性猎人看着旁边比他稍小一些的男人微微一笑“今天中奖了!”

     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听了自然心领神会。他深紫色的眼睛露着邪魅的笑意。随后提着自己的兵刃向芙蕾雅的方向冲去!如果是个有点姿色的还是可以爽一爽的,如果是“猪扒”就给她个痛快好了!

     但是就在他穿过眠骸大军后,最开始与他擦肩而过的眠骸身上竟然开始缓缓的出现了红色的腐蚀痕迹!

     凌彻站在楼上看着眠骸的异象,心想这就是芙蕾雅所说的毒性反应。不过相比自己那所谓的焰色反应,毒性反应真不是弱了一星半点。

     只见猎人手中握着巨型的十字投剑,在快要接近芙蕾雅身边那群眠骸的时候,他将手中的投剑抛了出去!十字投剑化成了一道银色的光弧,将那群眠骸的头整齐的从肩膀上斩了下来,随后又如同有意识一般折返回了他的手中!

     凌彻看着那把精致的十字投剑!眼睛里面都是星星!那个武器!简直太别致了!

     芙蕾雅看着面前的眠骸一个一个倒了下去,又再次大声的尖叫了起来。

     但是猎人看着芙蕾雅容貌尚佳,他停下了脚步。猥琐的笑容瞬间出现在了他的脸上。看着他的笑容,芙蕾雅不禁在心中佩服凌彻这货真的说对了!

     “小姐!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猎人猥琐的微笑着,看到芙蕾雅衣不蔽体,38D的胸前堆着一堆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的食物,他理所当然的说到“原来是出来找吃的啊。”

     在六个月前,也许这个猎人还没有这样的想法,毕竟在法治社会谁敢乱来,但是如今末世当道。法制体系和经济体制早就溃散成了一滩烂泥,在这种时候幸存者能够做的就是努力活着和及时行乐!

     但是自从加入白血球,活着貌似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了!那么眼下剩下的只有及时行乐啦……

     看着男子不怀好意的样子,虽然芙蕾雅心里面在窃喜,但是脸上却露出了一脸惊恐的表情“你不要过来。”

     芙蕾雅想自己现在本色出演,若是奥斯卡还在,真应该给自己颁个奖。

     猎人看着芙蕾雅身后的建筑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酒店!还真是应景呢!”

     芙蕾雅趁猎人分神,赶忙捂着自己的衣服,向楼里跑去。

     但是猎人却并没有急着追,反而轻浮的说“小猫咪!跑什么啊!”

     凌彻在楼上看着猎人像个白痴一样追着芙蕾雅走进了楼里,他眼中闪过一丝寒光,随后从自己的柜子里掏出了几枚子弹,塞在自己两把手枪的弹夹里!又用力拉了枪栓一下!金属的撞击声在夜晚显得是那样的清脆悦耳!

     勉强的一路小跑爬了9层楼,芙蕾雅已经累得气喘吁吁。

     芙蕾雅扶着楼梯扶手,不断的喘着粗气,每一次呼吸都会让她的胸部起伏更加剧烈一些。她有些眼冒金星,毕竟她只是一个菜鸟女巫,不像【美狄亚】高级战斗女巫那样,拥有良好的身体素质。

     而此时,她有些恨凌彻,但是她又的心里诅咒着那些发明了楼梯的那些人“愿你们永远被地狱的烈焰炙烤!”

     但是猎人的身体素质比芙蕾雅好多了,他轻而易举就追上了芙蕾雅!他看着芙蕾雅靠在楼梯上气喘如牛。他走过去一把将芙蕾雅摁在了地上!

     芙蕾雅尖叫着!不过这并不是演的!她不指望凌彻能够听到,但是还是尖叫着“救命!不要!”

     猎人忙着宽衣解带!宽衣解带的同时还不忘将芙蕾雅身上剩下的衣服往下撕!就像剥香蕉一样!

     听着芙蕾雅的叫声猎人亢奋不已!毕竟六个月自己没尝过妙龄女子的味道了!他将脸贴在芙蕾雅的耳边说:“省点力气吧!等会有的你喘息呢!”

     但是就在这时!在两人的上方响起了一个声音“不过,现在你可就要停止呼吸了呢!”

     猎人猛地抬头望去,只见凌彻微笑着站在楼梯上,用枪指着自己!他堵住耳朵张开口说了一声“bang!”

     枪口猛烈的绽放一朵金色的焰花,猎人的脑袋如烟花一般炸出一阵血烟!

     巨响震动了整个楼梯间!鲜血、脑浆以及破碎的颅骨全部喷在了芙蕾雅的脸上!将她惊愕的表情放大的更为恐怖!

     凌彻微笑着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杀戮如同火焰再次沸腾了他的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