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巫女
    又是一天猎杀的开始,每天都在杀戮,似乎这份倒霉的工作永无止境。

     站在要塞的顶上看着这个早已沦为废墟的城市,半藏不由得将那酒葫芦高举起来,将里面寡淡的清酒倒入口中。

     不过这样也好。总比呆在那毫无生息的东瀛州强很多。毕竟在白血球,衡量一个人的价值的因素除了公民等级、家世之外,还有实力这个可参考因素。

     但是服部半藏却想不明白,为什么白血球执意要在这个阿萨兰斯特区建立要塞。毕竟这个地方深处在海洋之中,又距离爆点太近,根本算不上战略位置。而且被派遣到这里的人基本上都是不被组织待见的人。

     想到这里服部冲着天空大喊了一声“可恶!”因为他就是组织不待见的人。

     出身华胥联邦三等省份东瀛州。就算再有实力,他的身份也为他减了不少分。

     从小他就生活在东瀛州,几乎是在华胥联邦中华特区的军事基地里长大的。冲绳几经

     剩下的白色猎人已经不多了,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帮笨手笨脚的人总会发生意外。25个LV1的亲和者已经死的差不多了。能够活下来的也仅剩下五个勉强能够使用焰色反应的猎人。

     “哈啊哈~”半藏打了个哈欠,他靠在白色圆球状的建筑上远远的看着街道,当天空中的最后一缕光消失在海面上,从周围那些巨大的水晶柱中就沁出了漆黑的气体,气体在地面上翻涌,渐渐有了人形。

     就在这时,一个女人悄无声息的飘落在了半藏的身后,她讲授悄悄的伸过去,一把揪住了半藏束在脑后的那截短短的辫子!

     半藏被这猛的一拉吓到了!他一手握住腰间武士刀的刀鞘,一手将武士刀整个拔出来!

     但是就准备砍向自己身后的时候,他看到了女人的容貌。

     “镜理!!又是你!你来干什么!”半藏怒斥道。

     但是镜理居高临下的看着半藏,看着他这副苦瓜脸平和的说“那位大人就快要来收货了。我来看看是否一切都正常。还有谁准你直接称呼妾身的名字,要叫妾身神木大人。”

     神木镜理看上去只有十六岁的样子,她一手拿着神乐铃,背后还背着一个箭袋和灵弓,身上穿着白色的上衣和红色的绯袴,白皙的脸蛋上没有一丝表情。

     半藏觉得自己的额头上有些冒汗,眼前的女人也算是他的熟人,但是不知怎的,见到她总会让自己浑身不自在。

     “是是是!神木大人····”半藏单膝跪在镜理面前,心里是嫌弃的,但是身体却很老实。

     当今社会,巫女也算是女巫的一种,不过较女巫多了一些自由行动的能力。

     但是眼前的这个女人,在东瀛州有很大的势力。毕竟镜理是伊势神宫的首巫女,而且又是一个大名鼎鼎的阴阳师,东瀛州的政要几乎都与她有往来。据外界传闻说,她曾经听到过天照大御神的话语。

     就在这时!镜理的身体突然猛烈的震了一下!镜理的眼神空洞,她面无表情的转头看着要塞之外的一栋高楼。

     她双手解印,口中还念着咒语“解呪,现出蛇蛊,开心眼,见鬼容,喼喼如律令”

     半藏在一边看着镜理的眼睛漆黑的瞳仁消失在眼白中,不禁觉得浑身发麻!但是不管多少次看镜理开真眼,他都觉得极为壮观。

     而镜理那原本就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竟出现了凝重的表情。因为在她的视线里,远处的那栋高楼飘散着狂暴的红色邪气!

     “邪魔!”镜理定定的望着那里,她从自己的背后拿出那把红色的灵弓,在她的眼睛绽放了绯红的光芒后,弓身上缓慢的凝结上了一层薄薄的紫色水晶!随后她又从自己的箭袋里拿出了一只普通的箭矢。

     当箭矢架在弦上,箭矢的身上燃起了一层紫色的灵焰,暗藏毁灭之势

     镜理拉开弓弦颂唱着咒语“苍火雷羽,大雷神司命,罚力加身,破魔灭障,灭失!”

     突然间,大地开始颤动起来,淡紫色的光芒如同受惊的萤火虫群一样,在天空中漂浮。

     “喂喂喂!你干嘛!”半藏的小胡子颤抖着,因为在他眼中镜理就像歇斯底里综合征复发一样,毫无征兆的展开了攻势。

     “去吧!”镜理微微一笑,松开了手上的弓弦!

     只见一道紫色的光线带着无数的浮光向那栋楼飞驰而去!

     下一刻,一声巨响随着万丈光芒喷发而出!整个阿萨兰斯特区亮如白昼。巨大的灵能爆炸将那栋楼整个化成了废墟!巨大的烟尘不断穿越街道最后风席卷着沙尘扑在了半藏和镜理的脸上。

     半藏用手捂着口鼻,生怕这烟尘被自己吸入到肺里,十年前他曾在华胥的首府紫帝城找了一份挡枪子的工作,但是那里的雾霾让整个城市看着就像是生化危机爆发过一样,走在大街上,几乎每个人都带着一个防雾霾面具。而那一段时光,让他整个人都产生了巨大的心理阴影。

     但是真正的心理阴影是站在他旁边冷静着暴走的女人。不管看多少次,她的实力都是毋庸置疑的强大。

     然而镜理做了这些,并没有收回自己的武器,她缓缓的转过头对半藏说“准备迎战,那栋楼里的两只老鼠逃掉了!”

     ····································

     凌彻躺在废墟里,除了及时的抱着芙蕾雅从楼上跳下去,什么都没有想到!但是恍惚间他还记得那道威力无穷的紫光到来时的样子。

     那么多年的苦不是白吃的,能够在感知到威胁的第一时间做出正确判断,实在是难得可贵。

     芙蕾雅却根本没能弄明白怎么回事!但是刚刚那一瞬间迸发的魔力,着实让芙蕾雅震惊了。

     能够释放出那样庞大魔力的人不会是一个【独秀】女巫,有可能是一个【十卉】女巫或者【百花】女巫。

     凌彻看着芙蕾雅手上消失的巫印,心想也许是因为她消耗掉了全部的魔力,那个女巫没有感知到芙蕾雅的存在,加上邪气的外露才会对自己这边发动攻击。

     【美狄亚】是一个女巫雇佣兵组织,只要存在雇佣关系什么事都可能做得出来。

     但是如果这里被安插了一个如此强大的女巫,那么这个地方一定有什么不对劲!

     然而刚刚从楼上19楼跳下来,让凌彻的腿骨和腰椎在一瞬间骨折了。但是他清楚自己的身体的构造,只需要多加休息就能够让自己的身体恢复过来。

     凌彻抬起头看着芙蕾雅空洞的眼神问道“你也察觉到了?”

     “没错,那里……有一个强大的女巫。”

     凌彻蹭了蹭脸上的灰尘,那标志性的邪笑再次出现在了他的脸上“是你的同伴么?”

     芙蕾雅摇了摇头,那股强大的魔力太过于陌生,不像组织里的任何一个姐妹。

     凌彻站起身向那边望去,白血球要塞蒙着一层浓重的烟尘,根本看不清攻击方向到底有什么。但是那股魔力实在是太强大了,他自言自语道“这回可有的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