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四章 忠心的奴隶(求收藏啦!)
    芙蕾雅看着空中悬浮着的那颗果子,虽然她从未见过果子是怎样诞生的,但是却知道果子到底又怎样的作用。

     因为她本人就是使用过果子的人。使用了果子,便会看到那个世界的片鳞半爪。

     “那个要怎么办?”芙蕾雅见两个人吃过果子之后精神涣散的样子,向凌彻问起了剩下的那一颗果子。

     凌彻观察着白子灏和红莲天芷,两人目光呆滞,好像丢了魂一样。见没有什么一样他转头看着芙蕾雅说“先把那颗果子收起来吧,搞不好还有什么用呢!”

     “有一件事我觉得我应该告诉你!”芙蕾雅想了想对凌彻说“那颗果子吃过之后……会产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

     “什么作用?”凌彻好奇地问道。

     “等他们醒过来的时候你就知道了!”芙蕾雅微微一笑,她蹲在白子灏的面前,看着他身上的上一点一点的愈合了起来,但是重点却是白子灏的那张小白脸。“长得还蛮帅的么……”

     “嗯……他们家那帮人都长这个样子,以前在夜店的混的时候……算了我还是别说了。”

     而就在这时,白子灏悄然睁开了眼睛,他看着凌彻,瞳孔不断的颤抖着,似乎在诉说着内心的恐惧。

     “你居然把她藏在那个地方!”

     凌彻听着白子灏的胡言乱语,有些摸不到头脑“你傻了啊?”

     就在这时,白子灏扬起手上凝结出来的巨镰,向凌彻砍了过去!

     然而凌彻却并没有闪躲,眼看着镰刀就要劈开凌彻的脑袋,镰刀却出乎意料的悬停在了凌彻的耳边。

     白子灏颤抖着,似乎有什么力量在阻止着他。

     芙蕾雅站在一旁微微一笑说道“动不了手吧!”

     白子灏咬着牙看着凌彻,怒意虽然填满了他的双眼,但是他却什么都做不了他狠狠的对凌彻说“你对我做了什么!”

     凌彻微微一笑,抬起手用力的弹了一下白子灏的脑门“再装啊!你刚才不是挺牛逼的么!给你零食,你还不满意!”

     然而就在这时,红莲天芷也醒了过来,他看着凌彻的眼神不再含有那种蔑视,梦中发生的一切让他震惊不已,他虽然曾经见过祁倾城,但是却没想到自己会在梦中见到她。

     “王……”红莲天芷缓缓的从角落爬了过来“没想到……你会是被她选中的人,我会对您效忠!”

     听到这里,凌彻有些摸不到头脑,虽然他早就听芙蕾雅说过,吃过果子之后,会本能性的对自己效忠,但是却没想到会效忠到如此的地步。

     他转过头看着白子灏,一个想法油然而生“白子灏,我现在要求你效忠于我!”

     白子灏听着这句话突然觉得羞愤不堪,但是一个“是”字却好像要从他的嘴里吐出来,自己的舌头似乎也在被莫名其妙的力量控制着,让他说出那个“是”字。但是他却强忍着不说!

     但接下来,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

     白子灏的嘴里突然爆发出一团像海胆一样的结晶!将他的舌头、唇齿和脸颊全部穿透了!巨大的力道竟然将他口中的几颗牙崩了出来!

     然而这一幕显然凌彻没有预料到,毕竟自己只是想试一试,没想到病毒会自行发动!就好像有意识一般,在惩罚白子灏。

     “算我没说算我没说!”凌彻吓了一跳,毕竟白子灏是他的发小,也是长期一同行动的死党,自己真的不忍心对他下毒手。

     然而就在凌彻说完这句话,白子灏嘴里的结晶才消失掉。白子灏疼的想哭,毕竟舌头被刺穿了。

     凌彻看着白子灏的脸一点一点的被病毒修复,才放下心来。

     “凌彻!你真他妈狠啊!”白子灏这时才能站起身来,但是此时看着凌彻却让他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敬畏感。“我就是没回应,也不至于有这么大的反应吧!”

     “那……你到底要不要效忠与我呢!”凌彻再次问道。

     白子灏歪着脑袋,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我选择效忠!”

     就在这时,凌彻看向了身后的红莲天芷又想起了刚刚飞走的那架直升机,如果它飞走了……八成还有可能兜回来。

     知道白子灏不可能忤逆自己,凌彻将双手搭在了白子灏的肩上,郑重其事的说“那架直升机除了派一司的人来处理后事还有没有别的任务?”

     “本来原定的计划就是处理掉红莲天芷之后,接上咱们一起去沪都……但是现在……”白子灏看着两辆燃烧着火焰的列车,却不知道这个残局该怎么了结。

     凌彻看着芙蕾雅,脑袋中又有了一个办法。

     他笑嘻嘻的走到了芙蕾雅的面前,而芙蕾雅看着凌彻那不怀好意的笑容,不知道他又要做什么。

     “你又要干嘛?离我远一点!”芙蕾雅向后退了两步。

     但是凌彻却在这时搂住了芙蕾雅陪着笑说“大姐,你们女巫之间应该有联系方式吧!”

     芙蕾雅“哈?”

     当叶接到芙蕾雅的车祸消息后,跟着直升机到达现场时,现场一片狼藉,叶有一些无奈,她在思考为什么凌彻在的地方总会有大麻烦发生!

     两辆极轨撞毁,四百人丧生,若是这四百人能够去南极圈的免疫区,免疫区的规模就能够在扩大一些。

     叶从直升机上跳了下来,而凌彻却搀扶着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他是谁?”叶看着断掉右腕的男子向凌彻问道。

     “精世六十四家,红莲家的当家,绝代医手!”凌彻无奈的说着“谁能想到我这么倒霉,做极轨列车都能出车祸!”

     叶并不相信凌彻,她看着芙蕾雅毕恭毕敬的站在凌彻的身边,见芙蕾雅脸上没什么奇怪的表情也不得不相信他“说是意外,是不是你又做了什么坏事!”

     “天地良心!我可是救了这个家伙的!”凌彻狡辩道。

     但是就在红莲天芷抬起头的时候,叶看到了他也长了一双金色的狭瞳!为什么……这个家伙看起来和芙蕾雅暴走的时候那么相像?

     就在几个免疫区的人将红莲天芷扶上飞机之后,芙蕾雅悄悄的拉了拉凌彻的衣角,随后伏在他的耳边轻声地说“就这么放那个小帅哥回去……好么?”

     “谁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