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五章 毁灭之钟
    “我不明白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凌彻的额角开始渗出细密的汗珠。

     仅仅只是开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纺车原石早就已经消失了!天劫也该到此为止了!”凌彻猛地站起身,虽然身上的其实很足,但是他的底气却并不足。

     因为……没有人说过,也没有人证实过,这场浩劫只会发生一次!

     “你的女朋友……你还没有找到她吧……但是倾城……她是一个女巫,从一开始就拥有绯红真目。而绯红真目的母体……就在这里。”涂山鸢将头抬起来,向上空望去。

     凌彻也跟着她的视线忘了过去,只见在山洞的顶部岩石缓缓的移动了起来,随后一个巨大的红色眼球出现在了那堆岩石的中央。

     “也就是说……她所见之物……你们也都看得到对么?就像你通过叶和姐姐的眼睛看到了芙蕾雅发生变化一样对么?”

     涂山鸢点了点头,就在这时她看到了芙蕾雅急切的视线向她这边扫来。

     芙蕾雅并不像让凌彻知道……自己已经沦为了祁倾城的奴隶。但是涂山鸢却曾经看到过芙蕾雅和倾城在梦境之中发生过的那些事。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芙蕾雅不想让凌彻知道呢?关于这一点,涂山鸢她想不明白。

     凌彻看着芙蕾雅和涂山鸢的视线相交,他清了清嗓子,打断了两人只见的眼神交流。

     “说什么【沉睡圣诞节】仅仅只是开始……你有何理由这么说?”凌彻强压住心中的波澜,向涂山鸢问道。

     “因为,病毒并没有完成全人类的灭绝。”涂山鸢小声的说道。她用自己的那双猩红的眼睛看着山顶上的那只巨大的眼睛,过了片刻后她又将视线放在了凌彻的脸上“我们美狄亚,自古便守护着这个古老的秘密。”

     “怎么说?”凌彻不解的问道。

     “最开始接触到纺车原石的人,就是一个女巫。”涂山鸢说道“而这个人就是美狄亚的创始人,女巫的祖先——美狄亚。”

     “那只是一个古老的希腊神话!”凌彻站起身,这种荒谬的事,凌彻自然不能够理解。

     “但是谁说过神话就一定是假的?”涂山鸢微微一笑“孩子,这世界上的事没有什么是绝对的!”

     凌彻选择不在说话,他想要将涂山鸢的话听完。

     “美狄亚因为遭到了他的丈夫伊阿宋的背叛,在伊阿宋的面前毒死了他的新欢,又将自己与伊阿宋的孩子杀死,驾驶着龙车前往了雅典。但是这只是后人的一面之词而已……”

     “事实是,美狄亚驾驶着龙车逃亡雅典的途中,她就已经有了轻生的念头。但是她却在爱琴海边停住了脚步。”

     “她将自己的孩子埋在了那里,随后便想要寻死,然而天空中降下了一颗陨石。而这颗陨石让她诞下了一个女婴。这个女婴就是所有女巫的祖先。当时美狄亚向上天许诺了要完成神明交付与她的使命,随后便将那个女婴放在了雅典娜的神庙里……之后的事就没有人知道了。”

     凌彻听着“陨石”二字,心中久久不能平复。“如果我没猜错……那颗陨石……不会就是纺车原石吧!”

     涂山鸢轻轻点了点头。“纺车原石就是在那个时候降临到了地球上。但是……那是第二颗纺车原石……”

     “怎么可能?纺车原石不是一开始就只有那一颗么?”凌彻皱紧了眉头,突然间他将自己的思绪拉回那一日在弗洛伦萨的地下遗迹。

     凌子琪看着凌彻的表情,开始别有意味的笑了起来“怎么想起了什么吗?”

     “时间点合不上!”凌彻赶忙说道。

     “经过碳同位素测定,弗洛伦萨的地下遗迹至少能够追溯到人类出现以前。”凌子琪从身上拿出了一份文件,扔到了凌彻的面前。

     看着检验报告,凌彻内心的猜想得到了证实。

     如果说弗洛伦萨地下遗迹真的是在人类出现以前便已经存在,那么还有另外一颗纺车原石存在,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是我想,如果祁倾城苏醒的话,不需要纺车原石,她也能够启动第二次天劫。毕竟……大部分的纺车原石都在你们二人的体内!以能量的形式存在着!”涂山鸢微笑着说道。

     “这一点……我已经从凌辰那里得到了证实……”凌子琪在这时补充道。

     凌彻听着这些,脑袋里面非常乱。

     然而就在这时,叶颤抖的向涂山鸢发问“涂山夫人……如果这是真的,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去苦苦寻觅我们的【王】?”

     所有人似乎都被这个问题点醒了。芙蕾雅缓缓的伸出手,将手覆在了叶的手背上,怜惜的看着叶。

     “这是美狄亚的天性,究竟为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涂山鸢轻声的说道。

     “第二次天劫……会发生在什么时候?”凌彻突然间问道。

     涂山鸢看着凌彻的样子,虽然不奇怪他会问这个问题,但是却觉得这个问题过于幼稚。

     “如果我知道的话,现在全世界都会知道的……只不过,这一点全凭倾城的心情……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在等待着什么……”

     凌彻用力回想着两人最后在一起的那一天,想起那一天自己说起的话。凌彻的心中便出现了一个不太靠谱的想法……如果从那天开始计算的话已经七个月了。那一天自己没有做任何保护措施,如果说那一天两人本垒打的话……还有两个月倾城就会分娩……

     虽然不知道这个想法从哪里冒出来的,但是凌彻却觉得这个想法还有推测的时间是最有可能的。

     “我们需要回到免疫区!”凌彻赶忙站起身,向叶和芙蕾雅说道。

     “怎么……你想起了什么东西么?”涂山鸢看着凌彻那若有所思的脸,轻声问道。但是没等凌彻回答她,她就牵起了芙蕾雅的手,看着她的眼睛说“小姑娘……我需要问你一些事情。”

     芙蕾雅缓缓的站起身,跟随着涂山鸢一同从席间离去。

     当凌彻几人的身影消失之后,涂山鸢才终于开了口问向芙蕾雅:“如果我没记错,你应该还在和你的姐姐被关在活人墓吧!【浴血修女】芙蕾雅·潘多利拉。”

     “我就知道瞒不过你……”木然的表情渐渐的从芙蕾雅的脸上融化了,一丝诡异的笑流露在了芙蕾雅的脸上。

     “你接近我儿子……到底有什么目的?”涂山鸢开门见山的问道。

     芙蕾雅笑了笑,随后说道“这个问题……你得去问你另一个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