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四章 天劫前奏
    凌彻还记得她。

     记得她因为父亲的冷漠黯然落泪,记得自己和凌辰陪伴在她的身边时她露出的笑容,也记得她在教导凌子琪时的那份严肃。

     但是她的逝去凌彻会记住一辈子。

     然而当她再度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凌彻并没有感觉到惊喜,因为她一走就是十几年。

     船舶将四人送到了那座山峰之上,凌彻的脸色却是冷冷的。

     他明白了为什么凌子琪那天欲言又止,也开始怀疑自己的身边为什么会无端的出现那么多的女巫。

     凌子琪看着凌彻冰冷的脸,并不觉得奇怪,毕竟母亲的不告而别,是凌彻和凌辰心里永远的痛。

     “没想到您还活着……涂山夫人……”凌彻脑袋里面很乱,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来应对着另类的母子重聚,但是他能够感受到最纯粹的情感就是内心的愤怒。

     然而涂山鸢早就预料到了凌彻会这个样子,她脸上泛着淡淡的微笑想要抬起手摸一摸凌彻的头,但是凌彻抬起的眼睛却宣布了自己的拒绝。

     叶和芙蕾雅有些发愣,她们不知道这种尴尬的气氛是怎样展开的。但是她们却不能失礼,她们赶忙单膝下跪,向慕容鸢行了一个礼!

     “涂山夫人!我们已经把他带到了!”

     涂山鸢那张看起来也就三十岁左右的脸上泛出一丝笑容,她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微笑的看着凌彻说“让你过来一趟实在是麻烦你了!”

     “不麻烦……涂山鸢夫人诈死了十五年,能够在这种时候想起我,是我的荣幸。”凌彻话语虽然冰冷,但是在涂山鸢和凌子琪的耳朵里,就像是一个小孩子在卖弄着他的倔强。

     但是涂山鸢并没有在意凌彻这种赌气的态度。因为凌彻的表现比她想的好了很多。

     看着凌子琪、凌彻二人与涂山鸢的眉眼如此想象,叶恍然大悟。但是她却没敢说出自己的猜想。

     尴尬的气氛让芙蕾雅和叶根本不敢说话,但是作为美狄亚的首领这种尴尬的场面已经是见怪不怪了,涂山鸢索性说道“别站在这里说话了,里面我预备好了茶点!”

     虽然美狄亚坐落在一片不毛之地,但是在那座秃顶的山峰之中却内有乾坤。

     看着山峰内的构造,凌彻联想起来了昆仑山。虽然凌彻的灵脉被凌辰封闭,但是他仍然能够感受到山峰之内充盈的魔力。

     想一想,美狄亚会在这里建立根据地也不是毫无道理。

     山峰的内部是一个巨大的晶体矿洞,在山的内壁上长满了色彩斑斓的水晶丛,在凌彻的记忆中,水晶和玉石都拥有强大的魔力。而这里的魔力,就像是有数以万计的女巫聚集在这里一般。

     山体内被开凿出一条巨大的隧道,直接连同到山的中心,在山的下方炽热的熔岩涌动着,但是在山的中心却并未感觉到那炽热的高温。

     但是美狄亚的各个设施就像是浑然天成一般,悬浮在山体内部的上层。

     五个人围着一圈坐在那宽大的长桌前,黑色的桌布和周围各色晶体装饰,让神秘的气息四溢在他们周围。

     叶和芙蕾雅从未深入过组织的中心,但是拜凌彻所赐,她们终于有机会深入到魔女山的中心位置。

     女巫的体质特殊,当她们深处魔力的漩涡中时,就会出现一些类似于高原反应的症状,虽然芙蕾雅自认为自己成长了不少,但是在这种强力的魔力挤压下,她还是有种缺氧的感觉。

     然而在这种地方,凌子琪却泰然自若,虽然她的手上只有数朵国色牡丹,但是这种环境似乎对她的身体有一种增益的效果。全然不像叶和芙蕾雅……活像大姨妈造访……

     “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涂山鸢一脸笑意的看着凌彻,这种笑意在凌彻的眼中看起来却是相当的不舒服。

     “我想涂山夫人应该已经看到了,我四肢健全的坐在这里!”

     凌彻的话虽说不至于句句刺骨,但是他毕竟是涂山鸢的孩子,虽然十几年没有见过,但是他的一些小孩子气的行为,在涂山鸢的眼中太过于幼稚。

     “我早该想到,涂山夫人当年是诈死,毕竟您的祖上可是妖神九尾狐,世上能够将幻系道术使用的如此出出神入化真假难辨的也只有您了!”

     听到这里,在座除了凌子琪以外的人表情都发生了变化。

     但是碍于涂山鸢的身份,叶和芙蕾雅并没有敢发出声音。

     “聪明的孩子,不过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吗?为什么我会选择用这种方式离开凌家?”涂山鸢拿起面前的茶,轻轻的喝了一口,用那双充满了妖媚的眼睛,意味深长的看了凌彻一眼。

     凌彻虽然曾经猜想过怀疑过,但是却相信了当时他看到的一切。面对着涂山鸢的发问,凌彻只能选择沉默。

     “好了,这些都以后再说,但是小彻我这次找你来是为了一件事……”涂山鸢站起身,拿起面前的茶壶准备给凌彻斟茶。

     但是看到凌彻面前的杯子的茶一点也没下,涂山鸢只好尴尬的将茶壶放在桌上坐回原位。

     然而就当她坐下时,凌彻那种冷冽的眼神扫在了她的身上。

     凌彻那双属于她的眼睛所放出的冰冷视线,扫在涂山鸢的身上……百般的不适。

     “果然……无事不登三宝殿么……虽然我不愿意这么想,但若不是有事相求,我想你应该不会来找我吧!”

     相比他的眼神,凌彻那不温不火的话语与态度……更让涂山鸢难受。

     但是涂山鸢并没有露出什么异样的表情,她微笑的望着凌彻,随后说道“小彻……你有什么能力我已经知晓了。”

     “怎么?你也需要我为你创造一支军队么?”凌彻抢先一步,瞬间将涂山鸢的话打断了!

     涂山鸢愣了愣,随后轻笑“我是你的母亲……不同于你那利欲熏心的父亲。我只是给你一个建议而已……为什么……不创造一支自己的部队呢?要知道……【沉睡的圣诞节】只是刚刚开始而已!”